《第二十一章》

收藏到:

诸位可以想象,皮诺乔当然大哭大叫,大叫饶命。可是哭也好叫也好,全都没用,因为这儿周围看不见房子,路上一个走过的人也没有。

这时候天黑了。

半是由于捕兽夹夹得他小腿骨太痛,半是由于周围漆黑一片,他一个人在这葡萄地里怕得要死,木偶眼看就要昏过去了。正在这时候,他忽然看见一只萤火虫在头上飞过。他马上叫住萤火虫,对它说:

“噢,萤火虫,做做好事,把我从这刑具里放出来好吗?……”

“可怜的孩子!”萤火虫停下来,同情地看着他,

回答说。“你的脚怎么会夹在这些锋利的铁片里的?”

“我走进这块葡萄地,想采两串麝香葡萄吃吃,结果就……”

“葡萄是你的吗?”

“不是……”

“那么,是谁教你拿别人东西的?……”

“我饿了……”

“我的孩子,饿不能作为占有别人东西的充分理由……”

“这是真的,这是真的!”皮诺乔大哭大叫,“下回我再不干了。”

他们话正说到这里,给走近的一阵很轻很轻的脚步声打断了。来的是这块地的主人。他踮起脚尖走来看看,有没有鸡貂夜里来吃鸡,给捕兽夹夹住了。

等他打外套底下掏出灯来,看见捉到的不是鸡貂,而是个孩子,他惊奇极了。

“哈哈,小偷!”农民生气地说,“这么说,我的鸡都是你偷的?”

“我没偷,我没偷!”皮诺乔抽抽嗒嗒地说,“我汾来只想乐两串葡萄!……”

“会偷葡萄就会偷鸡。让我来给你个教训,叫你一辈子忘不了。”

他打开捕兽夹,抓住木偶的领子,像拎一只吃奶羊羔似地把他拎回家。

到了家门口,他把木偶扔在空场上,用一只脚踏住他的脖子,对他说:

“现在太晚了,我要去睡觉。明天再跟你算账。我那只守夜的狗正好今天死了,你这就来代替它。你给我当守夜的狗。”

说到做到,他在木偶脖子上套上一狗颈圈,上面全是铜钉。他把颈圈收紧,叫木偶的头钻不出来。颈圈上系着一根很长的铁链,铁链一头拴在墙上。

“要是今夜下雨,”农民说,“你可以到这木板狗屋里去,那里头里有很多干草,可以当床睡。我那可怜的狗在那里都睡了四年啦。如果不幸有小偷来,你记住了,要竖起耳朵听着,汪汪地叫。”

农民吩咐完,就进屋把门关上,还用粗链子拴好,于是空场上就剩可怜的皮诺乔一个人趴着,又冷,又饿,又怕,半死不活的。他不断生气地把手插到勒住他喉咙的颈圈里,哭着说:

“我这是活该!……真倒霉,我这是活该!我任性,只想闲逛……我只想听坏朋友的话,因此总是失去幸福。如果我是个好孩子,像别的孩子一样,如果我想读书想劳动,如果我同我的可怜爸爸一起在家,那我这会儿就不会在这儿田野当中,做一只狗给一个农民看门了。噢,我能重新做人就好了!……可现在迟了,没法子,我只好忍耐!”

他发泄了真正出自内心的一口怨气以后,走进狗屋,躺下就睡着了。

上一篇:第二十章

下一篇:第二十二章

返回目录:木偶奇遇记

心灵鸡汤

更多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