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掘地寻宝,空手而归》

收藏到:

生得健全的男孩长到一定的时候就会萌生强烈的欲望:到它处去掘地寻宝。一天,汤姆也突生此念。他外出去找乔·哈帕,但没有找到。接着,他又去找本·罗杰斯,可是他去钓鱼去了。不久,他碰到了赤手大盗哈克·费恩。这倒也不错。汤姆把他拉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推心置腹地和他摊了牌。哈克欣然表示同意。凡是好玩的,又无须花本钱的冒险活动,哈克总是乐而不疲的。他有足够的时间,而时间又不是金钱,他正愁着没处花呢。

“我们上哪儿挖去?”哈克问。

“噢,好多地方都行哪。”

“怎么,难道到处都藏金匿银吗?”

“不,当然不是。财宝埋在一些相当特殊的地方,哈克——埋在岛上,有的装在朽木箱子里,埋在一棵枯死的大树底下,就是半夜时分树影照到的地方;不过,大多数情况下是埋在神鬼出没的房子下面。”

“是谁埋的呢?”

“嘿,你想还会有谁?当然是强盗们喽——难道是主日学校的校长不成?”

“我不知道。换了我,我才不把它给埋起来,我会拿出去花掉,痛痛快快地潇洒一回。”

“我也会的。但是,强盗们不这样干。他们总把钱埋起来,就撒手不问了。”

“埋过以后他们就不再来找它吗?”

“不,他们是想再找的。可是,他们要不是忘记当初留下的标志,就是死了。总之,财宝埋在那里,时间长了,都上了锈。渐渐地等到后来,就有人发现一张变了色的旧纸条,上面写着如何去找那些记号——这种纸条要花一个星期才能读通,因为上面用的差不多尽是些密码和象形文字。”

“象形——象形什么?”

“象形文字——图画之类的玩艺儿,你知道那玩艺儿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意思。”

“你得到那样的纸条了吗,汤姆?”

“还没有。”

“那么,你打算怎么去找那些记号呢?”

“我不需要什么记号。他们老爱把财宝埋在闹鬼的屋子里或是一个岛上,再不就埋在枯死的树下面,那树上有一独枝伸出来。哼,我们已经在杰克逊岛上找过一阵子了,以后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再去找找。在鬼屋河岸上,有间闹鬼的老宅,那儿还有许许多多的枯树——多得很呢。”

“下面全埋着财宝吗?”

“瞧你说的!哪有那么多!”

“那么,你怎么知道该在哪一棵下面挖呢?”

“所有的树下面都要挖一挖。”

“哎,汤姆,这样干,可得挖上一整个夏天呀。”

“哦,那又怎么样?想想看你挖到一个铜罐子,里面装了一百块大洋,都上了锈,变了颜色;或者挖到了一只箱子,里面尽是些钻石。你该作何感想?”

哈克的眼睛亮了起来。

“那可真太棒了。对我来说,简直棒极了。你只要把那一百块大洋给我就得了,钻石我就不要了。”

“好吧。不过,钻石我可不会随便扔掉。有的钻石一颗就值二十美元——有的也不那么值钱,不过也要值六角到一块。”

“哎呀!是真的吗?”

“那当然啦——人人都这么说。你难道未见过钻石,哈克?”

“记忆中好像没见过。”

“嗨,国王的钻石可多着呢。”

“唉,汤姆,我一个国王也不认识呀。”

“这我知道。不过,你要是到欧洲去,你就能看到一大群国王,到处乱窜乱跳。”

“他们乱窜乱跳?”

“什么乱窜乱跳——你这糊涂蛋!不是!”

“哦,那你刚才说他们什么来着?”

“真是瞎胡闹,我的意思是说你会看见他们的——当然不是乱窜乱跳——他们乱窜乱跳干什么?——不过,我是说你会看见他们——用通俗的话说就是到处都有国王。比方说那个驼背的理查老国王。”

“理查?他姓什么?”

“他没有什么姓。国王只有名,没有姓。”

“没有姓?”

“确实没有。”

“唉,要是他们喜欢,汤姆,那也好;不过,我不想当国王,只有名,没有姓,像个黑鬼似的。得了,我问你——你打算从哪儿动手呢?”

“嗯,我也不知道。我们先去鬼屋河岸对面的小山上,从那棵枯树那儿开始挖,你说好不好?”

“我同意。”

于是,他们就找到一把不大好使的镐和一把铁锹,踏上了三英里的路程。等到达目的地,俩人已经热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于是往就近的榆树下面一躺,歇歇脚,抽袋烟。

“我喜欢干这活儿。”汤姆说。

“我也是。”

“喂,我说哈克,要是现在就找到了财宝,你打算怎么花你的那份呢?”

“嗨,我就天天吃馅饼,喝汽水,有多少场马戏,我就看多少场,场场不落。我敢说我会快活得像活神仙。”

“嗯,不过你不打算攒点钱吗?”

“攒钱?干什么用?”

“嘿,细水长流嘛。”

“哦,那没用的。我爸迟早会回到镇上,要是我不抓紧把钱花光,他一准会手伸得老长,抢我的钱。告诉你吧,他会很快把钱花得一个子儿不剩。你打算怎么花你的钱呢,汤姆?”

“我打算买一面新鼓,一把货真价实的宝剑,一条红领带和一只小斗犬,还要娶个老婆。”

“娶老婆!”

“是这么回事。”

“汤姆,你——喂,你脑子不正常吧。”

“等着瞧吧,你会明白的。”

“唉,要娶老婆,你可真傻冒透了。看看我爸跟我妈。穷争恶吵!唉,他们见面就打。自我记事他们一直打个没完。”

“这是两码子的事。我要娶的这个女孩子可不会跟我干仗。”

“汤姆,我以为她们都是一样。她们都会跟你胡搅蛮缠。你最好事先多想想。我劝你三思而后行。这个妞叫什么?”

“她不是什么妞——是个女孩子。”

“反正都一样,我想;有人喊妞,有人喊女孩——都是一码子事,一样。噢,对了,她到底叫什么来着,汤姆?”

“等以后再告诉你——现在不行。”

“那好吧——以后告诉就以后告诉吧,只是你成了家就孤独了我喽。”

“那怎么会呢,你可以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咱们还是别谈这些,动手挖吧。”

他们干了半个小时,大汗淋漓而未果。他们又拼命地干了半个钟头,还是一无所获。哈克说:

“他们总是埋得这样深吗?”

“有时候是的——不过不总是这样。一般是不会这样的。

我想我们是不是没找准地方。”

于是,他们又换了个新地方,开始挖起来。他们干得不快,但仍有所进步。他们坚持不懈,默默地干了一段时间。末了,哈克倚着铁锹,用袖子抹了把额头上豆大的汗珠,说道:

“挖完这个,你打算再到哪里去挖呢?”

“我想咱们也许可以到那儿去挖,卡第夫山上寡妇家后面的那棵老树下面挖。”

“那地方不错。不过,那寡妇会不会把咱们挖到的财宝据为己有呢,汤姆?那可是在她家的地上呀。”

“据为己有!说得倒轻松,叫她试试看。谁找到的宝藏,就该归谁,这与谁家的地没任何关系。”

这种说法令人满意。他们继续挖着。后来,哈克说:

“妈的,咱们准是又挖错了地方。你看呢?”

“这就怪了,哈克。我真搞不懂。有时候,巫婆会暗中捣鬼。我猜问题出在这儿。”

“胡说!巫婆白天是没有法力的。”

“对,这话不假。我没想到这一点。啊,我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咱俩真是他妈的大傻瓜两个!你得搞清楚夜半时分,那个伸出的树杈影子落在什么地方,然后就在那里开挖才行呀!”

“可不是吗。真是的,我俩傻乎乎地白挖了一场。这事真该死,咱们得半夜三更跑到这儿来。路程可不近。你能溜出来吗?”

“我想我会出来。咱们今晚非来不可,因为要是给旁人看见这些坑坑洼洼,他们立刻就会知道这儿有什么,号上这块地方。”

“那么,我今晚就到你家附近学猫叫。”

“好吧。咱们把工具藏到矮树丛里。”

当夜,两个孩子果然如约而来。他们坐在树荫底下等着。这是个偏僻的地方,又值夜半,迷信的说法把这地方搞得阴森森的。沙沙作响的树叶像是鬼怪们在窃窃私语,暗影里不知有多少魂灵埋伏着,远处不时传来沉沉的狗吠,一只猫头鹰阴森地厉叫着。两个孩子给这种阴沉恐怖的气氛吓住了,他们很少讲话。后来,估模时间该到12点钟了,他们就在树影垂落的地方作了记号,开始挖起来。他们的希望开始涨潮,兴致越来越高,干劲越来越大,坑越挖越深。每次他们听到镐碰到什么东西的声响,心都激动得怦怦狂跳,可每次又都免不了失望。原来那不过是碰到了一块石头或是一块木头。汤姆终于开口道:

“这样干还是不行,哈克,咱们又搞错了。”

“哎,怎么会呢。咱们在树影落下的地方作的记号,一点没错。”

“我知道,不过还有一点。”

“是什么?”

“唉,咱们只是在估摸时间。也可能太早了或太迟了。”

哈克把铁锹往地上一扔。

“对,”他说,“问题就出在这儿。咱们别挖这个坑了。咱们根本搞不准时间,而且这事太可怕了,半夜三更的,在这么个鬼蜮横流的地方。我老觉得背后有什么东西盯着我。我简直不敢回头;前面说不定也有什么怪物在等着害咱们呢。自打来到这地方,我就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唉,我也差不多有同感,哈克。他们在树下埋财宝的时候,通常还埋上一个死人来作看守。”

“天啊!”

“是真的。我常听人家这么说。”

“汤姆,我不喜欢在有死人的地方闲荡。否则一定会遇上麻烦的,肯定会的。”

“我也不想打扰他们。说不定这儿会有个死人伸出脑袋,开口说话呢!”

“别说了,汤姆!真恐怖。”

“嘿,可不是。哈克,我也觉得不对劲儿。”

“喂,汤姆,咱们还是别在这儿挖了,再到别处碰碰运气。”

“好吧,就这么办。”

“再到哪儿去挖呢?”

汤姆思忖了一会,然后说:

“到那间闹鬼的屋子里去挖。对,就这么办!”

“妈的,我也不喜欢闹鬼的屋子,汤姆。唉,那里比死人还可怕。也许死人会说话,可是他们不会趁你不注意,披着寿衣悄悄溜过来,猛地从你背后探出身来,龇牙咧嘴;但他们就爱这么干。我可吃不住这份惊吓,汤姆——没人吃得住。”

“是呀。不过,哈克,鬼怪只是在夜间才出来。咱们白天到那儿去挖,他们不会碍事的。”

“对,这话不错。可是你知道,不管是白天,还是夜里,都没人去那间鬼屋。”

“噢,这大概是因为他们不喜欢到一个出过人命案的地方去——可是,除了夜里,那所房子周围倒没谁看见过什么——夜里,只有些蓝光在窗户那儿飘来荡去——不是总有鬼。”

“哦,汤姆,你看到蓝光飘忽的地方,那后面一准跟着一个鬼。这是有道理的,因为你知道,除了鬼怪,没有什么人点蓝色的火光。”

“是呀,这话没错。不过,既然他们白天不会出来,咱们还怕什么呢?”

“唉,好吧。既然你这么说,咱们就去探探那间鬼屋——不过,我想我们只是在碰运气。”

这时候,他们已经动身往山下走。在他们下面的山谷中间,那间“鬼屋”,孤零零地立在月光底下,围墙早就没有了,

遍地杂草丛生,台阶半掩,烟囱倾坍,窗框空空荡荡,屋顶一个犄角也塌掉了。两个孩子瞪大眼睛看了一会,想见一见窗户边有蓝幽幽的火光飘过;在这种特定的氛围里他们压低了嗓音说着话,一边尽量靠右边走,远远躲开那间鬼屋,穿过卡第夫山后的树林,一路走回家去。

上一篇:第二十四章 白天神气十足,夜里提心吊担

下一篇:第二十六章 真正的强盗找到了一箱金子

返回目录:汤姆·索亚历险记

心灵鸡汤

更多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