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第12章》

符拉索夫家的灰色小屋子,越来越引起工人区人们的注意。在这种注意里,包含着许多怀疑的谨慎和无心的敌意,但是,与此同时,也渐渐地生出了信赖的好奇。时常的有跑来,很小心地朝四周望望,然后,对巴威尔说:

“喂!朋友,听说你能看书,那么你一定特别明白法律了,有这么回事,你来给讲解讲解……”

于是就对巴威尔说起警察和工厂当局的某一种不正当的处理。情形复杂的时候,巴威尔就写一个便条给这个人,叫他去找城里某个熟识的律师请教,他自己能解决的——就自己来解决。

久而久之,在人们的心目中逐渐地产生了对这个年轻而认真的人的尊敬。他总是专心致志地观察一切,听取一切,他那注意力顽强地钻进每一个纠纷里,他永远而且到处都能从千万个牢牢地束捆住人们的线结里面,找出一根共同的、没有尽头的线索,简单而大胆地谈论一切事情。

尤其是自从“沼泽的戈比”事件之后,巴威尔在人们的眼中的地位提高了。

在工厂的后面,有一个长满枞树和白桦的沼泽地,像一个腐烂的圈子似的,差不多把工厂包围住了。到了夏天,沼泽地上面蒸发出一种浓黄色的气体,大队的蚊子,从这块沼泽地飞到工人区去散播疟疾。沼泽地是属于工厂的土地,新厂主为了要从这声土地上面获得利益,所以想弄干这块沼泽地,附带着还可以从这里采挖泥炭。于是便对工人说,弄干这块沼泽地,可以整顿地形,并为大家改善生活条件,所以应该从他们工钱里面,按每卢布扣一戈比的比例扣下钱,作为弄干沼泽的费用。

工人们骚动起来,尤其是职员可以不必负担这笔费用的规定,让他们群情激愤。

礼拜六厂主宣布募集戈比的时候,正巧赶上巴威尔生病在家;他没去上工,所以不知道有这件事。第二天做过午祷后,仪表堂堂的老铸工西佐夫和个子和很高的而性子很坏的钳工玛霍廷,到他这来告诉关于沼泽地的厂主的决定。

“我们年纪在一点的人开过会了。”西佐夫庄重地说,“商议的结果,决定派我们两个来和你商量,困为你是我们伙伴中最明白事体的人,——厂主要用我们的钱来和蚊子打仗,天下真有这种法律吗?”

“你想想!”玛霍廷眨着细眼说。“四年前,那些骗子也曾捐过一次钱来盖浴室。那时候收集了三千八百卢布。但是那些钱到哪里去了?什么盖浴室……影子都没见。”

巴威尔给他们说明了这种苛捐的不正当,以及这种办法对厂方的明显利益;他们两个皱着眉头走了。母亲送他们出门之后,带着苦笑说:

“巴沙,那样的老头子也来请教你了。”

巴威尔没有回答,他满心事地坐在桌子旁边开始写什么东西。凡分钟之后他对母亲说:

“我有一件事情请你帮忙:你把这张字条送到城里去……”

“这危险不?”她问。

“危险。那里在印我们的报纸。这桩戈比事件无论如何非得在报上发表不可……”

“真的!”母亲说,“我这就去……”

这是儿子托付她的第一项任务。她很高兴:儿子对她公开说明了这件事。

“巴沙,这事我也懂的!”她一边换衣服,一边说着。“他们这样干是抢夺!那个人叫什么?叶戈尔·伊凡诺维奇?”

到了夜晚时分,她才回来,她虽然疲劳,可是却心满意足。

“我看见莎馨卡了!”她对儿子说,“她问候你呢。那个伊凡诺维奇非常直爽,是个滑稽鬼!很会说笑话!”

“你能跟那些人说得来,我真高兴!”巴威尔平静地说。

“真是些直爽的人!巴汁!人地越直爽越好!他们都敬重你……”

礼拜一巴威尔双没能去上工,因为他头痛。但是中饭时,菲佳·马琴跑来了,他的样子兴奋而且幸福,累得直喘气,他说:

“去吧!全厂都闹起来了。大家让我来叫你去!西佐夫和玛霍廷都说你最会讲理。怎么办呢!”

巴威尔一声不响地穿上了衣服。

“女工们都跑来了——七嘴八舌地在那里吵呢!”

“我也去!”母亲说。“他们打算怎样?我去看看!”

“妈妈也去吧!”巴威尔说。

他们加快了脚步一声不响地在街上走着。

母亲激动得喘着气,她心里预感到一件重要的事情即将发生。

工厂门口有一群女工在那里叫嚣张。他们三个悄悄地走进院子里,立刻被卷进了拥挤不堪的、黑压压成群的激动喧噪的人流中。

母亲看见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锻冶车间前面,在那堆烂铁堆上,在红色砖墙前面,西佐夫,玛霍廷,维亚洛夫,还有五六个德高望重的老工人,正比比画画地站在那里。

“符拉索夫来啦!”有一个叫道。

“符拉索夫?快叫他到这儿来……”

“静一静!”有几处同时这样喊。

这时候,不远处忽然发出了雷宾平缓的声音。

“不仅仅是为了一戈比钱,是为了正义!——对啦,我们看重的,不是一戈比……它并不比别的戈比更圆,可是它却比别的戈比更重,我们一戈比里面含的血汗,比厂主一卢布里面含的还多,——就是这点!我们并不看重一戈比,——

我们是看重血汗,看重真理,——就是这一点!”

他的话音未落,便引起了群众们的热烈的呼喊。

“对啦,雷宾!”

“不错,火夫!”

“符拉索夫来了!”

这种呼声融合成音响的旋风,压倒了一切机械的沉重的闹声,蒸气艰难的叹气声,和导管的耳语般的低音。人们急忙地从四周聚胧过来,大家都在挥动着手臂,用热烈的、带刺的话语互相燃烧着。平时那种像睡阗了一般地隐藏在疲倦了的心里的愤怒,此刻觉醒起来,在寻找着出口,它像夸耀胜利一般的在空中飞翔,更加宽大地张开它的黑翅,更加坚固牢靠地抓住了人们,使他们跟在自己后面,互相冲撞,然后变成了憎恨的火焰。在人群之上,煤烟和尘埃的乌云正摇荡着,流着汗水的面孔像是在发烧,腮幸而上面挂着黑色的眼泪。在每一张乌黑的面孔上,眼睛在发亮,牙齿闪着白光。

巴威尔走到西佐夫和玛霍廷站着的地方,发出了他呼喊的声音。

“朋友们!”

母亲看见他的脸色苍白,嘴唇在发抖,她不由自主地推开众人,挤上前去。

人们朝她焦躁地大声问道:

“向哪儿挤呀?”

她被人流推涌着。但是这却不能阻挡住母亲;她想站到她儿子身边去,所以用手臂和肩膀拼命地在人流中挤着,望着她的儿子一步一步地向前挪动。

巴威尔从胸膛里喷出了他深含哲理的言语,他觉得,那种突如其来的战斗的欢喜,好像塞住他的喉咙;在他的意识里,充满了那种要把燃烧着真理之火的心抛给大家的愿望。

“同志们!”他从句话里汲取狂喜和力量,接着往下说。

“我们是建筑教堂和工厂,制造金钱和铁锁的人!我们是从生到死维系人类命运的力量!……”

“对!”雷宾喊了出来。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劳动的时候,总是我们在前,何是享受的时候,总是我们在后。有谁关心我们?有谁希望我们幸福?有谁把我们当人看?没有任何人!”

“没有任何人!”不知是谁像回声似的重复了一句。

巴威尔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更简炼、更镇静地接着讲。人群慢慢地向他聚集,结合成一个人头攒动的整体,无数专注的眼睛盯着他,大家一字不漏地听说取他的话。

“如果我们意识不到我们彼此之间都是同志,都是为着一个希望——希望为争取我们的权利而斗争——而坚牢地结合成一个朋友们的大家庭,那我们是不会获得良好的命运的!”

“快谈谈实际的问题吧!”母亲旁边有人粗暴地喊道。

:别插嘴!”有两个不很响亮的声音,从不同的地方发出来。

带着烟煤的脸,阴沉地、不信任地皱着眉头;几十只眼睛,严肃地、沉思地望着巴威尔的脸。

“为愧为社会主义者,一点也不傻!。有人说。

“哟!说得好勇敢!”一个高个子独眼工人碰了碰母亲的肩膀,说道。

“同志们,现在我们应该明白,除了我们自己,谁也不能帮助我们!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如果我们要战胜敌人,那就得把这当作我们的法律!”

“弟兄们,这话说得对!”玛霍廷喊了一声。他把胳膊高高地扬起来,攥起拳头在空中挥动着。

“该把厂主叫出来!”巴威尔说。

人群像是被旋风刮了一下,开始摇动起来,同时发出了数十个呼应声:

“把厂主带过来!”

“派代表去叫他来!”

母亲终于挤到前去,充满了自豪地上上下下打量儿子:巴威尔站在了德高望重的老工人们中间,他们都听他讲的话,对他表示同意。她的儿子不像别人那样忿怒、更不像别人那样破口大骂,这使母亲觉得高兴。

如同冰雹落在铁板上,不断地洒着断断续续的感叹、谩骂和恶毒的言词。巴威尔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大家,睁大了眼睛似乎在他们中间寻找着什么。

“派代表出来!”

“西佐夫!”

“符拉索夫!”

“雷宾!他灵牙利齿的!”

在人群中,忽然发出不很响亮的叫声。

“他自己来了……”

“厂主!……”

人群左右分开,给那个长着尖尖的胡子和长条儿脸的高个子让开了一条道。

“让一让!”他一边说,一边打手势叫工人让路。但是他的手并不去碰他们。他的眼睛眯得很细,用着一种老炼的人类统治者的视线,锋利地向工人们脸上扫过去。在他面前,有些人脱了帽子,有些人给他行礼,——他不予理睬地朝前走,在人群中,散布着寂静,惶惑,狼狈的微笑,和低声的叫喊,在这种声音里面,可以捉出一种孩子意识到闯了祸的后悔。

他经过母亲身边的时候,用险恶的目光,朝她脸上望了一眼,走到铁堆前面停了下来。有人从铁堆上面伸手搀他,但他没有理会,拿出全身有力的动作,轻快地爬了上去,他站在西佐夫和巴威尔的前面,问道:

“聚在这里干什么?怎么不去做工?”

寂静了几秒钟。

人们的脑袋像稻穗一般的摇动着。西佐夫把帽子朝空中一挥,耸耸肩膀,垂下头来。

“我在问你们呀!”厂主厉声质问。

巴威尔站在他的旁边,指着西佐夫和雷宾高声回答说:

“我们三个,是弟兄们推举的全权代表,要求你取消扣除一戈比的决定……”

“为什么?”那厂主并不拿眼瞅巴威尔。

“我们认为给我们这种负担,是不应该的?巴威尔响亮地陈述。

“你们认为为干燥沼泽地计划只是想榨取工人,而不是关心并改善生活吗?是不是?”

“是的!”巴威尔果断地回答。

“您也是这样想?”厂主问雷宾。

“这样想!”雷宾回答。

“那么,您老人家呢?”厂主望着西佐夫。

“是的,我也要向你请求:请你让我们留下一点钱吧。”

西佐夫重新垂下了头,似乎不好意思地微笑着。

厂主慢慢地把人群望了一遍,耸了耸肩膀,然后尖刻地盯着巴威尔,对他说:

“你好像是个很有知识的人,真的不懂得这种办法的好处吗?”

巴威尔高声作答:

“如果厂里出钱来弄干沼泽地,——那是谁都懂得的。”

“工厂不是做北善事业的!”厂主冷冷地说。“我命令大家即刻去工作!”

他用脚小心地踏着铁块,谁也不瞧,就向下面走去。

在人群里,响起了不满的呼声。

“什么?”厂主站定了问。

谁都不响,只有很远的地方有一个人在喊:

“你自己工作去吧!……”

“如果十五分钟之内不去上工,我就下令全体罚金!”厂主冷淡而果决地说。

他重新在人群里穿行,但是这一次在他后面掀起了很大的声浪,他越前走,叫喊的声浪就越高。

“跟他谈个屁!”

“什么权利不权利!唉,命苦……”

人们望着巴威尔,朝他喊道:

“喂,大律师,现在怎么办?”

“你说了许许多多,但是他这一来,——什么都没有了!”

“喂,符拉索夫,怎么办?”

“当呼声渐渐高涨的时候,巴威尔向大家说:

“同志们,我现在提议,我们要停止工作,一直到他放弃扣除一戈比的时候为止……”

轰的一声,人群嘈杂起来,

“世界上真有这样的傻子!”

“罢工吗?”

“为了个把戈比?”

“怎么?罢工就罢工!”

“这样一来,大伙的饭碗都砸光了!”

“那谁去做工呢?”

“自然会有人呀!”

“那不是叛徒吗?”

上一篇:第一部第11章

下一篇:第一部第13章

返回目录:母亲

心灵鸡汤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