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四章 珊瑚王国》

收藏到:

第二天,我醒来,头脑特别清爽。令我十分吃惊的是,我竟在我的房中。我的同伴一定也回到他们舱房中去了,可能他们跟我一样,一点没有觉得。夜间所有的经过他们也一点不知道,像我完全不知道一样,要想揭开这个神秘,我只有依靠将来的偶然机会了。

我心里盘算着走出这个房间。心想我已经恢复了自由?或者仍旧是囚人?其实,我又完全自由了。我打开门,走人过道,上了中央铁梯。嵌板昨天是关闭的,现在开了。

我到了平台上。

尼德·兰和康塞尔在那里等着我。我问他们,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昏沉沉的睡眠没有给他们留下任何记忆,他们只是心中惊怪,看见自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又回到自己的舱房中了。

至于诺第留斯号,我们看来还是跟往常一样,很安静,很神秘。它行动很缓慢,浮在海波上面。船上好像一点也没有什么变化。

尼德·兰睁开他锐利的眼睛,观察大海。海上什么都没有。加拿大人见天边什么也没有,没有船只,没有陆地。

西风呼呼地吹来,凤掀起壮阔的波浪打到船上,船显著地摆动起来。

诺第留斯号换过新鲜空气后,行驶在深度平均为十五米的水底下面,这样它可以很快地回到水面上来:这种方式跟往常不同,在1月19日这一天做了好几次。船副这时又到了平台上,他习惯说的那句话又在船里面听到了。

至于尼摩船长,他并没有出来。船上人员,我只看见那冷冰冰的管事人,他跟平常一样,准时地,默不作声地给我开饭。

两点左右,我在客厅中,正在整理我的笔记,尼摩船长打开门进来了。我向他行个礼。他回答我一个礼,这是一种差不多看不出来的礼,一句话也没有说。我继续做我的工作,心中希望他对于昨夜的特殊事件可能给我解释一下。

但他一声不响。我注视他看来他的面容好像很疲乏的样子:他的眼睛发红,睡眠没有让它们恢复过来:他的脸色表示深深的忧愁,真实的苦痛。他走来走去,坐下去,站起来,随意拿起一本书,立即又放下,看看他的各种器械,但不作经常要作的记录,好像一刻都不能安静下来的样子。后来他向我这边走来了,他问我:

“阿龙纳斯先生,您是医生吗?”

我真没想到他忽然提出这一问题,我看他一下,没有立刻答复他。

“您是医生吗?”他又说,“您的好些同事,像格拉地奥列①,摩甘一唐东②,以及其他的人都曾经学过医。”

“不错,”我说,“我是大夫和住院医生。我到博物馆当教授之前,曾经行医好凡年。”

“很好,先生。”

我的答复显然使尼摩船长满意。但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说到这事,我等他提出新问题来,自己可以随机应变地答复。

“阿龙纳斯先生,”船长对我说,“您愿意来治疗我的一个船员吗?”

“您这儿有病人吗?”

“是的。”

“我就跟您看去。”

“请跟我来吧。”

我得承认,我这时心很跳动。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船员的疾病和昨晚的事件之间我觉得有某一种关联,这个秘密至少跟那个病人一样,盘踞在我心中。

尼摩船长带我到诺第留斯号的后部,让我走进挨着水手住所的一间舱房。

房中床上,躺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人,外貌坚强有力,是真正盎格鲁一萨克逊③人的典型。

我弯下身去看他。他不仅是有病,而且受了伤。他的头部包裹着血淋淋的纱布,躺在两个枕头上。我把包布解开,病人睁大眼睛看我,让我解开,一声也不说痛。

伤处看来很是怕人。头盖骨被冲击的器械打碎,脑子露出来,脑上受到了很厉害的摩擦。在有伤的脑子上面凝结着一块一块的血痕,颜色像酒槽。脑子同时被打伤又受震动。伤员的呼吸很缓慢。肌肉痉挛着,使他的脸孔抖动。

大脑完全发炎了,因此思想和动作都麻木不灵了。

病人的脉搏,我按了按,已经时有时无。身体各处,手指脚趾的尖端已经冰冷,我看出死已临头,没法救治了。我包扎好这个不幸的病人,又把他头上的纱布弄好,转过身来对着尼摩船长;我问他:

“哪来的这伤痕呢?”

“那没关系!”船长掩饰地回答,“诺第留斯号受到一次仲撞,弄断了机器上的一条杠杆,打中了这个人。般副正在他旁边。他奋身前去,顶受了这打击……兄弟为自己的兄弟牺牲,朋友为自己的朋友牺牲,再没有更简单的享!这是诺第留斯号船上全体船员共同遵守的规律!您对于他的病精的意见究竟怎样?”

我迟疑不敢说。

“您可以说,”船长对我说,“这人不懂得法语。

我最后看一下伤员,然后回答:

“这人在两小时内就要死了。”

“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他吗?”

“没有。”

尼摩船长的手抖起来,几滴眼泪从他的眼中流出来了,从前我以为他的眼睛是不会哭的。

霎时间,我再看一下这垂死的人,他的生命一点一点消失了。他苍白的面色,由于有明亮的电光照在他临死的床上,更显得惨白。我看他的聪明头额有很多过早的皱纹,那是生活中的不幸或多年的贫苦给他造成的。我要从他嘴里偶然吐出的一些话,明白他生平的秘密!

“您可以退出了,阿龙纳斯先生。”尼摩船长这时对我说。

我出来,让船长一人留在危急病人的房里,我回到我的房中,为了刚才的场面情绪很激动。那一整天,我心中有种种不祥的预感,十分不安。夜间睡得不好,睡梦中时常惊醒,觉得听到了远远传来的悲叹和好像唱丧歌的声音。这是对死者的祷词,用那种我不能懂得语言说出来的祷词吗?

第二天早晨,我又到了平台上,尼摩船长已经在那里了。他一看见我,就走到我面前来。

“教授,”他对我说,“您愿意今天去作一次海底散步吗?”

“我的同伴可以一同去吗?”我问。

“如果他们愿意,他们可以一同去。”

“我们一定跟您去,船长。”

“请你们就去穿潜水衣。”

关于那个危急病人或死人的消息,他再也不提。我到尼德。兰和康塞尔那儿,把尼摩船长的提议告诉他们。康塞尔立刻就答应去,这一次加拿大人也表示很乐意跟我们一道去。

时间是早上八点。到八点半,我们穿好了这次散步穿的潜水衣,并带上探照灯和呼吸器。那座双重的门打开了,尼摩船长和跟在他后面的十来个船员一齐出来,我们到了水下十米的地方,我们的脚便踩在诺第留斯号停下来的海底地上)

一段轻微的斜坡路通到崎岖不平的地面,深度大约为二十五米左右。这地面跟我第一次在太平洋水底下散步时看见过的完全不一样。这里没有细沙,没有海底草地,没有海底树林,我立即认识这一天尼摩船长请我们来的这个神奇地方;这个地方是珊瑚王国。

在植虫动物门、翡翠纲中,有矾花这一目,这一目包含矾花、木贼和珊瑚三科。珊瑚属于珊瑚科,是一种奇怪的东西,曾经先后被分人矿物、植物和动物类。在古代它是治病的药方,在近代是装饰的珍宝,一直封1694年:,马赛人皮桑尼尔才明确地把它们作为动物分类。

珊瑚是一群聚集在易碎的和石质伪珊瑚树上的微生物的总体。这些珊瑚虫有一种独特的繁殖力,像枝芽滋生一样,它们有自己本身的生命,同时又有共同的生命,所以这种情形好像是一种自然的社会主义;我知道最近关于这种奇怪的植虫动物的研究结果,照生物学家的很正确的观察,珊瑚虫在分支繁殖中就起矿化作用,对我来说,去参观大自然种植在海底下的一处石质森林,实在是最有兴趣不过的了。

兰可夫探照器使用起来,我们沿着正在形戌的珊瑚层走去,这些珊瑚脉经过相当的时间,有一夭将要把印度洋的这一部分海面封闭起来。路旁尽是错杂的小珊瑚树所形成的混乱的珊瑚树丛,枝权上遮满白光闪闪的星状小花。不过,跟陆地上的植物正相反,固定在海底岩石上的珊瑚树的枝权,全是从上到下发展的。

灯光在色彩很鲜艳的枝叶中间照来照去,发生无穷的美丽迷人的景象。我好像是看见薄膜一般的和圆筒形样的细管在海波下颤动。我要去采它们的带有纤维触须的新鲜花瓣(有的刚开,有的刚露头)的时候,有些身子轻快、鳍迅速摆动的鱼走来,像鸟飞过一样触动了它们。但是,一当我的手挨近这些活花朵,这些有生命的含羞草的时候,花丛中立即发出警报来了。于是雪白的花瓣缩人它们的朱红匣中去了,花朵在我眼前消失了,珊瑚丛随即转变为一大团的石圆丘。

偶然的机会把这种植虫动物的一些最宝贵的品种摆在我面前。这种珊瑚跟在地中海、在法国、意大利和巴巴利①海岸打到的,一样有价值。商业上对于其中最美的几种给了“血花”和“血沫”这样诗意的名字,它们的鲜艳颜色证明这是有道理的。这种珊瑚一直卖到五百法郎一公斤;在这一带的海水里面实在是蕴藏有无数打捞珊瑚人的财富呢。

这种宝贵的物质时常杂有其他种类的珊瑚树,因此构成名为“马西奥达”的密集和混杂的整块珊瑚,在这些整块珊瑚上面,我看到很美丽的玫瑰珊瑚品种。

不久,珊瑚树丛就紧密连攀起来,树枝分布增长起来,好像是真正的石质丛林和奇矮建筑的长槽在我们脚步面前摆开了。

尼摩船长走人一条长廊般的黑暗过道,从这条倾斜的、过道,我们到了一百米深的地方。我们的蛇形玻璃管中的光学,照在这些天然的凹凸不平的拱形建筑物上面,照在像水晶烛台一般安排着的、火星点缀起来的下垂花板上,时时。

发生魔术般迷人的力量,在珊瑚的丛枝中间,我又看到一样新奇古怪的珊瑚树,海虱形珊瑚,节肢蝶形珊瑚,又有些团聚成堆的珊瑚,有的是青,有的是红,真的像是铺在石灰地上的海藻,这些珊瑚堆,生物学家经过长久的讨论后,才明确地把它们列入植物中。但根据一位思想家所指出,“它:

们或者就是生命刚从无知觉的沉睡中挣扎起来,又还没有完全脱离矿物的物性。

走了两个钟头,我们到了t9百米深的地方,那地方就是珊瑚在上面开始形成的最后边界。但在这里的,不是孤立隔开的珊瑚丛,不是低树林的丛木,而是,广大的森林,巨大的矿物草木,粗大的石树,由那些海葛藤,漂亮好看的羽毛草花圈坏结合起来,受到各样色彩和反光的点缀,非常好看。它们的高大树枝深入海水阴暗中不见了,我们就在下面自由自在地走过,我们脚下有管状珊瑚,脑形贝,星状贝,菌状贝,石竹形珊瑚,形成一条花卉织成的地毯,现出光辉夺目的各种颜色。

实在是难以形容,难以描绘的景象!啊!为什么我们不能交换彼此所感到的印象!为什么我们关禁在这金属玻、璃的圆盔中!为什么我们被阻止,彼此不能说话!至少,希望我们生活能跟繁殖在海水中的鱼类一样,或更进一步,能跟那些两栖动物一样,它们可以在长期间内,随它们的意思,往来地上,游泳水中!

可是尼摩船长站住了。我的同伴和我也停止前进,我回过头来,看见船员们作半圆形围绕着他们伪首领。我更细心地看,看到其中有四人肩上抬着一件长方形的东西。

我们站的是一块宽大空地的中心地方,围绕四周的是海底森林的高大突出的枝权。我们的照明灯在这广阔的空间中射出模糊的光线,把地上阴影拉得特别长。空地的尽处,更是漆黑,只有珊瑚的尖刺留住了一些稀疏的亮光。

尼德·兰和康塞尔站在我身边。我们留心看着,我心里想,我是要参加一个很离奇的场面了。我观察地面,看到好几处,由于石灰质的堆积,由于人手的规律性的安排,有微微隆起的瘤子,地面显得鼓起来的样子。

在空地中间,随便堆起来的石头基础上,竖起一副珊瑚的十字架,这十字架两边横出的两条长胳膊,简直使人要认为是石质的血制成的呢。

尼摩船长做个手势,一个船员走上前来,他在距十字架几英尺远的地方,从腰间取下铁锨,开始挖坑。

我完全明白了!这空地是墓地,这坑是坟穴,这长形的东西是昨夜死去的人的尸体!尼摩船长和他的船员们来到这隔绝人世的海洋底下,这所公共的墓地,埋葬他们的同伴。

不!我的心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激动,这样的紧张!从来没有过更动人的思想像现在这样侵到我的脑中来!我简直不想看我的眼睛所看见的东西了!

不过坟穴挖得很慢。鱼类被惊动,到处乱跑。我听到石灰质的地上铁锨叮叮作响,铁锨有时碰到丢在水底下的火石,发出星星的火光。坟穴渐渐加长,渐渐加大,不久便相当深,可以容受尸体了。

这时抬尸体的便走近前来,尸体用白色的麻布裹着,放到湿润的坑中去。尼摩船长两手交叉在胸前,死者曾经爱过的所有的朋友们,都跪下来,作祈祷的姿态。我的两个同伴和我也很虔诚地鞠躬敬礼。

坟穴于是被那地上挖出的土石掩盖起来,地面形成微微的隆起。

当坟穴填好了,尼摩船长和他的船员都站起来,然后走到坟前,大家屈膝,伸手,作最后告别的姿势。

燃后这队送葬的队伍沿着原路,在森林的拱形建筑物下,一堆一堆的丛林中间,走过了很长的珊瑚丛,总是往上走,向着诺第留斯号回来。

最后,船上的灯光露出了,有一道长长的光线,把我俯一直引到诺第留斯号。我们回到船上的时候,正是一点钟。

我换了衣服,走上平台,心中正受着可怕思想的缠绕。

就走到探照灯旁边坐下。

尼摩船长走到我面前;我站起来,对他说:

“就是跟我预料的一般,那人在夜间死了吗?”

“是的,阿龙纳斯先生。”尼摩船长答。

“他现在长眠在他的同伴身边,在那珊瑚墓地中吗?”

船长突然用他痉挛的手、粑脸孔遮住,他没法抑制他发出的更吟,随后他说:”

“那里,海波下面几百英尺深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安静得墓地!”

“至少,船长,您的死去的同伴们可以在那里很安静地长眠,不受鲨鱼的欺负!”

“是的,先生,”尼摩船长很严肃地回答,”不受鲨鱼和人物欺负。

------------------

上一篇: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 强逼睡眠

下一篇:第二卷 第一章 印度洋

返回目录:海底两万里

心灵鸡汤

更多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