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章 价值千万的珍珠》

收藏到:

黑夜来临,我睡了,睡得很不好。鲛鱼在我梦中起了重大的作用,我觉得把“超度”作为“鲨鱼”一词的语源③,说它对也行,说它不对也行。

第二天早晨四点,尼摩船长特别吩咐前来伺候我的管事人把我叫醒6我立即起床,穿了衣服,到客厅去。

尼摩船长在厅中等着我。

“阿龙纳斯先生,”他说,“您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请跟我来。”

“船长,我的同伴们呢?

“他们已经得到通知,等着我们了。”

我问:“我们不穿潜水衣吗?”

“不用穿了。”我不让诺第留斯号很接近海岸,我们是在马纳尔礁石岩脉的远处海上。不过我准备好了那只小艇,它可以载我们到下水的地点,让我们免走一段相当长的路程。艇中放了我们的潜水服装,到我们要作水底探访的时候,就穿戴起来。”

尼摩船长领我到中央楼梯,梯上通至平台。尼德·兰和康塞尔早在那里了,他们对于准备做的“海底游玩”很为高兴。诺第留斯船上的五个水手拿着桨,在紧靠着大船的小艇中等待我们。

夜色还很黑暗。片片的云彩遮满天空,只露出很稀微的星光。我两眼向陆地方面看,我只见一条摇曳不定的直线,封住了从西南到西北的四分之三的天边。诺第留斯号“鲨鱼”法语为rEqutn,是鲛鱼的俗称,它的语源有人认为是从拉丁语requiem(为死者超度的祈祷)转化过来,因为“鲨鱼、一词和“超度”一词最相近,人们就联想,“鲨鱼”是最凶恶的一种鱼,人被咬了。

就会丧命,只有作“超度”来祈祷他长眠了。这种解释很不可靠,所以作者说,找出这种语源学的说法,“说它对也行,说它不对也行“。

在夜间上溯了锡兰岛西部海岸,现在到了这海口的西边,或不如说,到了马纳尔岛陆地形成的这个海湾的西边。这里深水底下,罗列着小纹贝礁石岩脉,长度超过二十英里,真是采不尽的珍珠生产场。尼摩船长、康塞尔、尼德·兰和我,我们坐在小艇后面、小艇挺长用手把着舵,他的四个同伴抉着桨,解了绳索,我们就离开大船了。

小艇向南驶去,艇中的潜水人并不急子下水。他们的桨使劲地在水中划,我注意到这是海军战舰上常用的方法。

每寸秒划一下。小艇在一定的速度上前进,水珠像熔铅散射出的液体一样,落在漆黑的水波中嘶嘶作响。一阵不大的波浪从海面冲来,使小艇发生轻微的颠簸,有些浪花飞溅到它的前头。

我们沉默不作声,尼摩船长在想什么呢?可能在想现在靠近的陆地,他觉得自己太靠近陆地了,这正跟加拿大人的意见相反,加拿大人却觉得自己跟陆地相距太远了。至于康塞尔,他坐在那里什么也不理会,只是看着新鲜。

五点半左右,天边刚放出来的曙光把海岸的上层轮廓更清楚地衬托出来。在东边,海岸相当平坦,向南部分又有点突起。我们跟海岸相距还有五英里,它的边岸跟蒙蒙的雾水相混起来。在边岸和我们之间,海上什么也没有,没有一只船,没有一个采珠人。在这采珠人聚会的场所,是沉重的孤寂。本来尼摩船长已经向我说过,我们到这一带海中来早了一个月。

六点,天忽然亮了,日夜很快来临是热带地区特有的情形,这些地区是没有晨暖和黄昏的。太阳光线穿过堆在东方天边的云幕,灿烂的红日很快就升起来了。

我清楚地看见陆地,稀疏的树木散在各处。小艇向马纳尔岛前进,岛南部渐渐扩大。尼摩船长站起来,看一下海回。

他点一点头,锚就抛下去了,但铁链只下沉了一点,因为水底只有一米左右深、这里形成了一处小纹贝礁岩脉突起来的最高峰。小艇受了向大海方面排去的退潮力量,立即转过头来。“阿龙纳斯先生,我们到了,”尼摩船长说,“现在您可以看见这狭窄的海湾。一个月后,就在这个地方,无”

数珍珠商的采珠船都齐集起来,船中采珠人要大胆去搜索的,也就是这一带的海水。海湾的地位优良,适合于这类采珠工作。它躲避了最强烈的风,海面也从没有很汹涌的波浪;对于采珠人的工作,这些都是很有利的条件。现在让我们穿起潜水衣,开始下水游览吧。”

我不回答他的话,我眼望着这可疑的海水,小艇中的水手帮着我穿很重的潜水衣。尼摩船长和我的两个同伴也穿起来。这次旅行,诺第留斯号的船员没有一人陪我们同去。

不久,我们的身体都装在橡皮胶衣里面,一直套到脖子处,背带也把空气箱绑在背上了。可是我们没有带兰可夫灯。我的头部还没有套进铜帽中的时候,我向船长提出灯的问题。

“兰可夫灯对我们没有什么用处,”船长回答,“我们不到很深的地方去,太阳光线就足以给我们引路了。并且,在这里的水底下面带着电光灯也是不妥当的。电灯光亮可能意外地惹来这一带海中的危险动物。”

尼摩船长说这话的时候,我回过头来看康塞尔和尼德·兰,可是这两个朋友已经把脑袋装进金属的球帽里面去了。他们不能听见,也不能答话。我又向尼摩船长提最后一个问题,我问他:

“我们的武器呢?我们的枪支呢?”

“枪支:有什么用?你们山中人不是手拿短刀去打熊吗?钢刀不比铅弹更可靠吗?这里有一把刺刀,把它挂在您腰带上,我们走吧。”

我看看我的同伴。他们跟我一样拿着短刀,此外,尼德·兰用手挥动一把鱼叉,这叉是他离开诺第留斯号之前放在小艇中的。

然后,跟着船长,我也戴起那沉重的铜球,我们的空气储藏器立即活动起来。

一会儿,小艇上的水手们把我们一个一个扶人水中,在一米半的深处,我们的脚踩在平坦的沙上。尼摩船长对我们做个手势,我们跟着他走,沿着逐渐下斜的坡道走,我们就没入到水底下了。

在水底下,缠绕我脑际的鲛鱼的念头没有了,我心中变得十分安静。由于动作方便,我增加了信心,水底下奇异的景象完全吸住了我的想象力。

太阳已经把足够的光度照到水底下来,最微小的物体也可以看见。走了10分钟后,我们到了五米水深处,底面差不多是平坦的。

在我们走的路上,一大群单鳍属的新奇鱼类,像沼泽地中的一群一群山鸡那样,飞一般地哄起;这种鱼没有其它的鳍,只有尾上的那一支。我认得其中的爪哇鳗,真正跟蛇一样,长八分米,肚腹苍白,很容易跟两测没有金线的海鳗相混,分辨不出来。至于躯体压缩作蛋形的硬鳍属中,我看到颜色鲜艳的燕雀鱼,脊鳍像镰刀一样,那是可以食用的鱼,晾干浸在盐水中,称为“卡拉瓦”的美味的好菜;其次为属于长轴属的土兰格巴鱼、全身披着上面有八条纵带的鳞的甲冗。

太阳陆续上升,照得水底更加明亮了乙地下也渐渐起变化。细沙地之后,接着是突起的岩石路,路上铺着一层软体动物和植虫动物形成的地毯。在这两门动物的品种中间,我看到壳很薄的大小不一致的胎盘贝,这是红海和印度洋特有的一种牡蛎;介壳圆形的橙色满月贝;突锥形贝;一些波斯朱红贝,诺第留斯号的美丽色彩就由这种贝供应的;多角岩石贝,长十五厘米,在水底下竖起来,像要抓人的手似的;角形螺贝,全身长着尖刺;张口舌形贝,鸭子贝,这是供应印度斯但市场的可以食用的蝇贝;带甲水母,发出微弱伪亮光;最后还看到使人赞美的扇形圆眼贝,像很美丽的扇子,是这一带海中最易繁殖的树枝形动物之一。

在这些活的植物中间,这些水甲虫的摇篮下面,有无数从伍不整齐的节肢动物跑动,特别多的是齿形蛙类,身上的甲壳作弯曲的三角形;有这一带海中特产的卑格鱼;有那可怕的单性鱼,形状非常难看。我好几次碰见了那种跟单性鱼一样难看的动物,就是达尔文曾经观察过的大蟹,大自然给了它一种本能和力量,可以吃椰子。它爬上海岸,爬到椰子树上把椰子弄下来,椰子掉下来的时候跌破了,它拿它的有力的钳把椰子剥开来吃。在这里明亮的水底下,这种蟹在走动的时候非常灵便。不可比拟。同时又有自由自在的鱼鳖类,就是常到马拉巴海岸的那一类,在动摇的岩石中间慢慢地爬走。

七点左右,我们终于到了小纹贝礁石岩脉上,岩脉上繁殖着不可数计的亿万珍珠贝。

这些宝贵的软体动物粘附着岩石,它们被那些棕色的纤维结实地缚在石上,摆脱不开。从这点来看,珍珠贝甚至于不如谈菜,因为大自然还给淡菜有可能移动的能力。

杂色小纹贝,所谓珍珠母的两片介壳差不多相等,壳作圆环形,壳壁很厚,外表很粗,凹凸不平。有些珍珠母的外壳上面带一条一条的淡青色线纹,线纹尽头处有些发亮。

这是属于年轻一类的珍珠母。

别的珍珠母,表面上粗一点,黑一点,有十岁以上的年龄了,宽大可以到十五厘米。

尼摩船长用手指给我看一大堆小纹贝,我了解这个宝藏是采不尽的,因为大自然的创造力远远胜过人类的破坏本能。尼德·兰行使他的这种本能,急急把那些最好的珍珠贝塞到他身边带着的鱼网中。

但我们不能停步。我们要跟着船长走,他好像沿着只有他才认得的小路走去。水底地面显然上升,我的胳膊有时候举起来,伸出在水面上了。其次,岩脉的水平面也任意地低下来。我们时常绕着切为一根一根的四角锥形的高大岩石走过去。在岩石的阴暗凹凸的地方,有粗大的甲壳动物,长长的爪架起来,好像一门大炮,眼睛不动,盯住我们。

在我们脚下,爬着无数的多须鱼、藤萝鱼、卷鱼类和环鱼类,它们在那里特别伸长它们的触角和卷须。

这时候,我们面前现出一个宽大的石洞,洞在满铺各种海底花草的岩石堆中。起初,我看这洞中很黑暗。照到这里的太阳光好像渐渐微弱,以至熄灭了。剩下的模糊的亮光只不过是浸在水里的光线罢了。

尼摩船长进入洞中。我们跟他进去。我的眼睛不久就习惯了这种并非漆黑的黑暗。我分辨出那些由天然石柱支架起来的、穹窿很宽大的形成轮廓的起拱石,这些石柱的宽大底座安在花岗岩的石基上,像托斯甘式建筑①的笨重石柱那样。我们的神秘带路人为什么拉我们到这海底下的地窖中来呢?我不久就明白了。

我们走下相当陡的斜坡,我们的脚踩踏了一种圆形的井底地面。到这里,尼摩船长停住了,他手指一件东西,但我还不能看清楚。

那是一只身量巨大的珍珠贝,一只庞大无比的车渠,一个盛一池水的圣水盘,一个超过两米宽的大钵,所以这只贝比诺第留斯号客厅中放着的还大。

我走近这出奇少有的软体动物面前。它的纤维带把它钉在花岗岩的石板上,附着这石板,它就在这石洞的平静海水中单独成长起来。我估计这只贝的重量有三百公斤。而这样一只贝可以有十五公斤的净肉,那就必须有一位卡冈都亚②的肚子才能眷食几打这样巨大的贝了。

尼摩船长分明是知道这只双壳动物的存在。他到这个地方来不止一次了,我想他带我们到这里来只是要给我们看一件天然的奇物。我搞错了。尼摩船长有特别目的,是为了解这车渠的情况而来的。

这只软体动物的两壳是半张开的。船长走向前去,把短刀插入两壳间,使它们不能再合拢。然后他用手把两壳边挂着的,作为这动物的外套的膜皮弄开。

在膜皮里面,叶状的皱纹间,我看见一颗可以自由掷动的珍珠,跟椰子一般粗大。它的球圆形状,它的完全透明:

它的无比宝光,使它成为价值不可估计的稀有珍宝。我为好奇心所动,伸手去拿这珠,要掂一掂它的分量,摩摩它!

但船长阻止我,作个不要动的手势,他很快抽出他的短刀,让两片介壳立即合拢来。

我于是明白了尼摩船长的企图。把这颗珍珠塞在那只车渠的衣膜里面,无形中这珠就可以渐渐大起来了。每年,那软体动物的分泌物都在环绕珍珠周围的薄膜上累积起来。只有尼摩船长才认得这个天然的先比的果实在其中“成熟”的腔洞;又可以说,只是他自己把这颗珍珠培养起来,有一天他可以拿来摆在他那满自琳琅的陈列室中。甚至于,他可以照中国人和印度人的办法来决定一颗珍珠的生产。那就是把一块玻璃片和金属物塞人这软体动物的内部皱折里面,螺钢质渐渐把它包裹起来变成珍珠。不管怎样,把这珠跟我所认得的珠比较,跟船长所收藏的珠比较。

都是更为珍贵的。我估计这珠的价值至少是一千万法郎。

它是天然的奇珍异宝,不是奢侈的装饰品,因为,我想恐怕没有女人的耳朵能吃得住这颗大珠。

看完了这个胖大的车渠,尼摩船长离开石洞,我们走到小纹贝礁石上。在这些清澈的海水中间,还没有采珠人来工作,把水搅浑,我们真像闹着无事来此散步的人,我们各走各的路,随自己的意思,或停下,或走开。至于我自己,我已经不把那件由于空想所引起的十分可笑的事放在心上了。海底这时显然接近海面,不久,我的头离水面只有一米了。康塞尔走近我身边,把他的铜球帽贴着我的铜球帽,他挤弄眼睛,向我作个友谊的敬礼。不过这水底高原只有几米长,不久我们又回到“我们的”深水中。我想现在我有权利可以这样讲。十分钟后,尼摩船长忽然停住了。我以为他是停一下就要转回去。然而不是。他做个手势,要我们在一个宽大的窝里面,挨近他身边蹲下来。他用手指着水中的一点,我很注意地观察。

离我们五米的地方,出现一个黑影,下沉到底。使我害怕的鲛鱼的念头又涌现在我心中了。可是,这一次我又错了,在我们面前的并不是海洋中的怪物。

那是一个人,一个活人,一个印度人,一个黑人,当然是一个采珠人,一个可怜人,他未到采珠期就前来采珠了。我看见他的艇底。停泊在距他头上只有几英尺的水面上。他潜入水中,随即又浮上来。一块砸成像小面包一般的石头夹在两脚中间,一根绳索缚着石头,系在他的艇子上,使他可以很快地到海底下来。以上就是他所有的采珠工具。到了海底,约五米深左右,他立即跪下,把顺手拿到的小纹珠:

贝塞人他的口袋中。然后,他上去,倒净口袋,拉出石头,又开始下水采珠,一上一下,只不过是三十秒钟。

这个采珠人看不见我们。岩石的阴影挡住了他的视线。并且,这个可怜的印度人哪能想到,在水底下有人,有像他那样的人,偷看他的动作,细细观察他采珠的情形呢?

好几次,他就这样的上去又下来……每一次下水,他只采得十来个螺贝,因为螺贝被坚强的纤维带粘在岩石上,他要使劲把它们拉下来。而且这些螺贝中也还有多少是不含有他不顾性命危险来采取的珍珠呢!

我聚精会神地观察他。他的工作很规律地进行,在半小时内,没有什么危险威胁他。所以我就对这种很有兴趣的采珠景象习惯了,忽然间,在这个印度人跪在水底下的时候,我看见他做一个骇怕的手势,立即站起,使劲往上一跳。

要浮上海面去。

我明白了他的骇怕。一个巨大的黑影在这不幸的采珠人头上出现了。那是一条身躯巨大的鲨鱼,发亮的眼睛,张开的嘴巴,迎面斜刺地向前冲来了!我伯得发楞,甚至想动一动也不可能。

这个饥饿的动物,用力拨一下鳍,向印度人身上扑来,他躲在一边,避开鲨鱼的嘴,但没有躲开鲨鱼尾巴的打击,因为鱼尾打在他胸上,他翻倒在水底下。

这个场面不过是几秒钟的事。鲨鱼回来,翻转脊背,就要把印度人切成两半了,这时候,我觉得蹲在我近边的尼摩船长突然站起来。然后,他手拿短刀,直向鲨鱼冲去,准备跟鲨鱼肉搏。

鲨鱼正要咬这个不幸的采珠人的时候,看见了它的新来敌人,它立即又翻过肚腹,很快地向腊长冲来。

我现在还看见尼摩船长当时的姿态。他弯下身子,带着一种特别的冷静,等待那巨大的鲨鱼,当鲨鱼向他冲来的时候,船长非常矫捷地跳在一边,躲开冲击,同时拿短刀刺人鱼腹中。不过,事情并没有完,结果尚未分晓。怕人的战斗开始进行了。

鲨鱼这时可以说是吼起来了。鲜血像水流一般的从它的伤口喷出。海染红了,在这浑浊的水中,我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看不见,一直到水中露出明亮的地方的时候,我才看见勇敢大胆的船长,抓住鲨鱼的一只鳍,跟这个怪物肉搏,短刀乱刺鲨鱼的肚腹,但没有能刺到致命的地方,就是说,没有能刺中鱼的心脏。鲨鱼死命挣扎,疯狂地搅动海水,搅起的漩涡都要把我打翻了。

我很想跑去接应船长。但被恐怖慑住,不能挪动。

我两眼发直地注视着。我看见战斗的形势改变了……船长被压在他身上的巨大躯体所翻倒,摔在水底地下。一会儿,只见鲨鱼的牙齿大得伯人,像工厂中的大钳一般,尼摩船长的性命眼看就要不保了,忽然,尼德。兰手拿鱼叉,转念之间,迅速向鲨鱼冲去,他投出可怕的利叉,打中了鲨鱼。

海水中散出一大团鲜血。海水受那疯狂得不可形容的鲨鱼的激打挣扎,汹涌地激荡起来。尼德,兰达到了他的目的。

这是鲨鱼的最后喘息了。被叉刺中了心脏,这东西在怕人的抽搐中作最后的挣扎,反冲上来,掀倒了康塞尔。

可是,尼德·兰立即把尼摩船长拉起来。船长没有受伤,站起来,走到那个印度人身边,急急把他和石头绪起来的绳索割断,抱起他,两脚使劲一蹬,浮出海面来。

我们三人跟他上来。意外得救的人,转瞬间,都到了采珠人的小艇上。

尼摩船长首先关心的事是要救活这个不幸的采珠人。

我不知道他是否可以成功。我希望他可以成功,因为这个可怜人浸在水中时间并不很久。但鲨鱼尾巴的打击可能是致命的重伤。

很运气,由于康塞尔和船长的有力按摩,我看见那不幸的人渐渐恢复了知觉。他睁开眼睛,看见四个大铜脑袋弯身向着他,他应该怎么惊奇,甚至于应该怎么骇怕呢!

特别是,当尼摩船长从衣服口袋中取出一个珍珠囊,放在他手中时,他心中会怎样想呢。这位水中人给锡兰岛的穷苦印度人的贵重施舍物,由一只发抖的手接过去了。在他惊奇的眼睛里表示出了救他的性命和给他财产的,一定是不可思议的超人的神灵。

船长点一点头,我们又下到小纹贝的礁石岩脉间,沿着原来跑过的路走去,走了半个钟头后,我们就碰上了挽在水底地面的诺第留斯小艇的铁锚。一上了小艇,各人有艇上水手的帮助,解开了沉重的铜脑盖。尼摩船长的第一句话是对加拿大人说的,他说:

“兰师傅,谢谢您。”

“船长,那是我对您的报答,”尼德:兰回答,“我应该报答您。”

一个轻淡的微笑在船长的嘴唇间露出来,此外并没有——句别的话了。

“回诺第留斯号船上去。”他说。

小艇在水波上飞走。几分钟后,我们碰到浮在海上的那条鲨鱼的尸体。看到那鳍梢现出的黑颜色,我认出这条鲨鱼就是印度海中厉害怕人的黑鲨鱼,真正所谓鲨鱼的一种。它身长二十五英尺,它的大嘴占它全长的三分之一。

这是一条成年的鲨鱼,从它嘴里,在上颚上,有摆成等边三角形的六排牙齿,就可以看出来。

当我注视这个尸体时,十多条饥饿贪食的鲛鱼忽然在小艇周围出现,但这些东西并不理睬我们,全扑到死鲨鱼身上去,一块一块抢着吃。

八点半,我们回到了诺第留斯号船上。

在船上,我把我们在马纳尔一带礁石岩脉间旅行所遭遇到的事故细细回想一下。其中有值得注意的两点一定要握出来。一点是关于尼摩船长的无比勇敢,另一点是关于他对人类、对于逃到海底下去的这一种族的一个代表的牺牲精神。不管他怎么说,这个古怪的人还没有能完全斩断他爱人的心情。

当我把这一点向他提出来的时候,他口气稍微有些激动地回答我:

“教授,这个印度人是一个被压迫国家的人民,我的心还在这个国家,并且,直到我最后一口气,我的心也是在这个国家!”

------------------

上一篇:第二卷 第二章 尼摩船长的新提议

下一篇:第二卷 第四章 红海

返回目录:海底两万里

心灵鸡汤

更多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