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幕 第六场 威尼斯》

第六场 威尼斯

葛莱西安诺及萨拉里诺戴假面同上。

葛莱西安诺这儿屋檐下便是罗兰佐叫我们守望的地方。

萨拉里诺他约定的时间快要过去了。

葛莱西安诺他会迟到真是件怪事,因为恋人们总是赶在时钟的前面的。

萨拉里诺啊!维纳斯的鸽子飞去缔结新欢的盟约,比之履行旧日的诺言,总是要快上十倍。

葛莱西安诺那是一定的道理。谁在席终人散以后,他的食欲还像初入座时候那么强烈?哪一匹马在冗长的归途上,会像它起程时那么长驱疾驰?世间的任何事物,追求时候的兴致总要比享用时候的兴致浓烈。一艘新下水的船只扬帆出港的当儿,多么像一个娇养的少年,给那轻狂的风儿爱抚搂抱!可是等到它回来的时候,船身已遭风日的侵蚀,船帆也变成了百结的破衲,它又多么像一个落魄的浪子,给那轻狂的风儿肆意欺凌!

萨拉里诺罗兰佐来啦;这些话你留着以后再说吧。

罗兰佐上。

罗兰佐两位好朋友,累你们久等了,对不起得很;实在是因为我有点事情,急切里抽身不出。等你们将来也要偷妻子的时候,我一定也替你你们守这么些时候。过来,这儿就是我的犹太岳父所住的地方。喂!里面有人吗?

杰西卡男装自上方上。

杰西卡你是哪一个?我虽然认识你的声音,可是为了免得错认人,请你把名字告诉我。

罗兰佐我是罗兰佐,你的爱人。

杰西卡你果然是罗兰佐,也的确是我的爱人;除了你,谁会使我爱得这个样子呢?罗兰佐,除了你之外,谁还知道我究竟是不是属于你的呢?

罗兰佐上天和你的思想,都可以证明你是属于我的。

杰西卡来,把这匣子接住了,你拿了去会大有好处。幸亏在夜里,你瞧不见我,我改扮成这个怪样子,怪不好意思哩。可是恋爱是盲目的,恋人们瞧不见他们自己所干的傻事;要是他们瞧得见的话,那么丘匹德瞧见我变成了一个男孩子,也会红起脸来哩。

罗兰佐下来吧,你必须替我拿着火炬。

杰西卡怎么!我必须拿着烛火,照亮自己的羞耻吗?像我这样子,已经太轻狂了,应该遮掩遮掩才是,怎么反而要在别人面前露脸?

罗兰佐亲爱的,你穿上这一身漂亮的男孩子衣服,人家不会认出你来的。快来吧,夜色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浓了起来,巴萨尼奥在等着我们去赴宴呢。

杰西卡让我把门窗关好,再收拾些银钱带在身边,然后立刻就来。(自上方下。)

葛莱西安诺凭着我的头巾发誓,她真是个基督徒,不是个犹太人。

罗兰佐我从心底里爱着她。要是我有判断的能力,那么她是聪明信;要是我的眼睛没有欺骗我,那么她是美貌的;她已经替自己证明她是忠诚的;像她这样又聪明、又美丽、又忠诚,怎么不叫我把她永远放在自己的灵魂里呢?

杰西卡上。

罗兰佐啊,你来了吗?朋友们,走吧!我们的舞侣们现在一定在那儿等着我们了。(罗兰佐、杰西卡、萨拉里诺同下。)

安东尼奥上。

安东尼奥那边是谁?

葛莱西安诺安东尼奥先生!

安东尼奥咦,葛莱西安诺!还有那些人呢?现在已经九点钟啦,我们的朋友们大家在那儿等着你们。今天晚上的假面跳舞会取消了;风势已转,巴萨尼奥就要立刻上船。我已经差了二十个人来找你们了。

葛莱西安诺那好极了;我巴不得今天晚上就开船出发。(同下。)

上一篇:第二幕 第五场 威尼斯 夏洛克家门前

下一篇:第二幕 第七场 贝尔蒙特 鲍西娅家中一室

返回目录:威尼斯商人

心灵鸡汤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