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收藏到:

木偶戏班班主吃火人(他就叫这么个名字)看样子是个可怕的人,那是没话说的,特别是他那把黑色大胡子,像围裙似地盖住他整个胸口和整整两条腿,可他到底不是个坏人,事实上,他一看见可怜的皮诺乔给带到他面前,拼命挣扎,哇哇大叫:“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心马上就软,可怜起他来了,他鼻子忽然发热,忍了好大一会儿,可终于忍不住,就大声打了一个喷嚏。

花衣小丑一直在伤心,像垂柳那样弯下身子,可一听见打喷嚏,马上喜容满面,向皮诺乔弯过身来,轻轻跟他咬耳朵说:

“好消息,兄弟,班主打喷嚏了,这表示他已经感动,在可怜你,如今你有救了。”

因为要知道,有许多人一同情什么人,或者是哭,戒者至少是假装擦眼睛,可吃火入不同,他真的.,感动了,就要打喷嚏,这也是一种表示他心软的的方式,

打过喷嚏以后,木偶戏班班主还是装出很凶的样于,对皮诺乔叫道:

“别哭了!你哇哇哭,叫我肚子里难受极了……叫我觉得绞痛,几乎,几乎……啊嚏,啊嚏……”又打了两个喷嚏。

“长命百岁!”皮诺乔说,

“谢谢!你爸爸妈妈都活着吗?”吃火人问他,

“爸爸活着,可我从来不知道妈妈,”

“我这会儿要是把你扔到炭火里,谁知道你的老父亲要多么伤心啊!可怜的老头!我很同情他!……啊嚏,啊嚏,啊嚏!”他又打了三个喷嚏,

“长命千岁!”皮诺乔说,

“谢谢!不过也得同情同请我,因为你看,我要把这头羊烤熟,木柴没有了,说老实话,你在这种情况下对我非常有用!可如今我很感动,我想忍耐看不烧你,既然不烧你,我就得在我的戏班里另找一个木偶来代替你,把他扔到叉子底下去烧……喂,守卫的!”

一声命今,马上来了两个木头守卫,他们挺高挺高,挺瘦挺瘦,头戴两角帽,手握出鞘的剑,

木偶戏班班主气咻咻地对他们说:

“给我把这个花衣小丑抓住,捆得牢牢的,扔到火里去,我要让我这只羊烤得香香的!”

诸位想象一下这个可怜的花衣小丑吧!他吓得两条腿一弯,跪在地上了,

皮诺乔看见这种凄惨场面,就扑倒在班主脚下,嚎啕大哭,泪水把他那把大胡子也给弄湿了,开始哀求他说:

“可怜可怜吧,吃火人先生!……”

“这里没有先生!……”木偶戏班班主冷冰冰地回答说。

“可怜可怜吧,骑士先生!……”

“这里没有骑士!……”

“可怜可怜吧,爵士先生!……”

“这里没有爵士!”

“可怜可怜吧,大老爷!……”

木偶戏班班主—听见叫他大老爷,马上噘起了嘴,变得慈祥多了,温和多了,问皮诺乔说:

“你到底求我什么事?”

“我求您开开恩,放了可怜的花衣小丑!”

“这可开不得恩。我不烧你就得烧他,因为我要把我这只羊烤得香香的。”

“那么,”皮诺乔大叫一声,站了起来,扔掉头上的面包心帽子,“那么,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来吧,守卫先生们!把我捆起来扔到火里去,不行,让可怜的花衣小丑,我的真正朋友,替我去死是不公道的!……”

这番话说得丁当响亮,声调豪迈激昂,在场的木偶听了没有不哭的,连两个守卫,虽然是木头做的,也哭得像吃奶的羊羔。

吃火人起先一点不动心,冷得像块冰,可后来慢慢地、慢慢地也开始感动了,又打喷嚏了。他一口气打了四五个喷嚏,于是疼爱地张开怀抱,对皮诺乔说:

“你是个好小子!过来,给我一个吻。”

皮诺乔马上跑过去,像只松鼠似地顺着木偶戏班班主的大胡子往上爬,爬到上面,在他鼻尖上给了他一个最甜最甜的吻。

“那么,您开恩啦?”可怜的花衣小丑问道,声音细得好不容易才听见。

“开恩了!”吃火人回答说。接着他叹口气,摇摇头,“没法子!今儿晚上我只能吃半生不熟的羊肉了。可下一回,谁要是打动我的心,他就活该倒霉!……”

一听说开了恩,所有的木偶都跑到戏台上,像开盛大晚会那样,点亮了所有的灯和烛台,开始又跳又舞。他们就这样一直跳啊舞的直到大天亮。

上一篇:第十章

下一篇:第十二章

返回目录:木偶奇遇记

心灵鸡汤

更多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