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大山的女人》

被骗拐卖受尽凌辱,善良女青年选择留在那个贫穷的家

郜艳敏的家在河南省襄城县双庙乡化行村,父亲郜大创和母亲刘云共生育了三个儿女,她是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1993年秋,郜艳敏初中毕业后,考上了襄城县一高,但由于家里太穷拿不出钱来同时供三个孩子上学,18岁的郜艳敏就主动退学来到天津一家毛线厂打工,挣钱帮助家里。

1994年5月1日,郜艳敏请假回家帮家里收麦子。在石家庄火车站转车时,她认识了两位自称是替河北唐县一家工厂招工的中年妇女,在对方巧言诱骗下,涉世未深的郜艳敏随着她们一起坐上了一辆面包车“去唐县的工厂看看”。

郜艳敏做梦也没想到,面包车走了几个小时后,上来两个凶神恶煞般的壮男人挟持并强暴了她,血泪涟涟的她才知自己被拐骗落入了人贩子的魔掌……

两天后,一个名叫刘权增的男人花了2700元从人贩子手中买下了郜艳敏,并将她领回了家——曲阳县灵山镇下岸村。看着这个满眼陌生的环境,郜艳敏“扑通”一声跪倒在刘权增面前,哭着乞求:“大哥,求求你,放了我吧!你花在我身上的钱我回家后就想办法还给你……”

“说得轻巧,我买你的这2700元,都是亲戚朋友们十块八块凑起来的,放你走了,你再到公安局一报案,我这钱不打水漂了吗?……”刘权增一把把她从地上拉起来,推到自己的房里……

下岸村位于太行山下,位置极其偏远,村里连电都不通,晚上靠煤油灯照亮。刘权增兄弟四个,他是老三。为了防止郜艳敏逃跑,刘权增什么也不干,每天死守着她,就连上厕所都跟在后面。

其实,刘权增家人对郜艳敏还算不错,尤其是刘权增的父亲刘振民和母亲张焕芝,对她格外关爱。一个多月后,一天深夜,郜艳敏趁刘权增睡熟了,偷偷从床上爬起来,蹑手蹑脚地打开门逃了出去。但她没有想到的是,不到20分钟,她就被惊醒后的刘权增抓住了,将她打得昏死过去。就在这时,刘振民和张焕芝闻声及时赶到大声喝止,郜艳敏这才捡回一条命……

1994年9月1日,绝望的郜艳敏偷吃了两包老鼠药自杀。但这次被“婆婆”张焕芝及时发现,用驴车送到镇上医院进行抢救后,她活了过来。郜艳敏一睁开眼,守在病床前的张焕芝拉着她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艳敏啊,我求求你,你可千万别再寻短见了啊!你要是真走了,将来你爸妈知道了,两位老人家还咋活啊……”

年逾五十的“婆婆”声泪俱下地恳求自己,这一刻郜艳敏的心被震撼了。几天后,由于鼠药中毒后体质虚弱,她需要输血。买不起血,本来就患有心脏病的张焕芝和她的血型一致,坚持要为郜艳敏输血。最后,婆婆身上的400毫升血液流进了郜艳敏的体内。但输完血后,张焕芝却突然心脏病发作昏倒在病房外的走廊上……

两天后,张焕芝终于苏醒过来。让郜艳敏没有想到的是,张焕芝将她叫到病床前,拉着她的手说:“艳敏,我和你公公商量过了,你也是个苦命的孩子,把你留在这儿太委屈你了!趁着权增不在,你要走现在就走吧……”

郜艳敏眼泪一下子模糊了双眼。多么善良的老人啊!她真能在老人最需要照顾的时候离开吗?再说,要是自己真走了,万一老人家一伤心,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她傻傻地愣在那儿好久,终于摇了摇头:“不,我要先留在这儿照顾你,帮你看好病再说!……”

“一个都不能少”,被拐女当上乡村女教师

张焕芝这一次卧床不起就是好几个月。郜艳敏精心服侍着她,没有半点嫌弃。在这种情况下,刘权增终于同意让郜艳敏写信给父母,告诉她现在的情况。

1995年3月中旬,就在郜艳敏给父母寄信出去半个月后,她终于迎来了从老家赶来探望自己的父母和三叔郜隧创、三婶王淑珍,亲人相见,抱在一起哭成了泪人……

郜艳敏这才得知,自己在回家途中失踪后,父亲打电话问遍了所有能问的地方,都没有任何关于她下落的消息。几天之间,父亲的头发竟然急得白了一大半!母亲刘云终日以泪洗面,把眼睛都哭瞎了,后来不得不两次到襄城县医院做眼部手术,视力才略有恢复。随后,父亲和三叔两人分头行动,在石家庄到许昌沿线的城市到处打听,寻找她的下落,风餐露宿半年多,花光了家里的积蓄……

几天后,郜艳敏的父母和叔婶要走的前夜,他们把郜艳敏叫到一边,说:“艳敏,我们回老家去报警,让警察过来解救你。”郜艳敏哭着说:“我虽然是他们刘家买来的媳妇,跟刘权增也没什么感情,但是公公婆婆对我很好,现在婆婆心脏病很严重,等她病好了我就离开这里……”郜艳敏的父母和叔婶也都是忠厚善良的农村人,他们都叹口气没再说什么。刘权增看到,这次郜艳敏老家来人郜艳敏确实没有逃跑的意思,对她也就放心了。

1995年3月下旬,刘权增与几位兄弟去了山西寿阳县,到一家采石场打工。家里只剩下郜艳敏和公公、婆婆在家。郜艳敏既要帮公公下地干活,又要照顾婆婆,这对以前从没干过农活的她来说,其辛苦可想而知。她的愿望只有一个:等大家出去挣够了钱,给婆婆看好了病,自己就回河南老家去。

就在这时候,一件改变她命运的事情发生了。1995年9月下旬的一天,辉岭中心小学校长马民家找到了郜艳敏,让她做村里小学的代课老师。

由于下岸村交通极为不便,为了方便村里年龄较小的孩子们上学,辉岭中心小学在这里设立了下岸村小教学点,专门招收村里的一、二年级学生。但由于交通极为不便,教学条件又差,中心小学分配到这里的3名教师先后都走了,因此都开学好几个星期了,下岸村小的孩子们却无学可上!马民家校长急得团团转,只好在村里到处找代课老师。但他找遍全村,发现只有郜艳敏一个人是初中毕业生,其他的最高也只有小学毕业。他便找到了郜艳敏。“你是我们临时聘请的代课老师,乡里不发工资,学校每个月先给你发100元工资,你看怎么样?”马民家校长十分恳切地说。

一个人要代两个年级的所有课程,每个月报酬却只有100元,郜艳敏刚开始没什么兴趣。但马校长却不厌其烦地一次次上门来“请”,后来一些家长也领着孩子们来找郜艳敏,看着孩子们那纯真的充满了渴求的眼神,郜艳敏终于心动了。她想起了自己被人贩子拐卖和惨遭蹂躏的那一幕幕,她的心在滴血:如果不让大山里的这些孩子读书识字,将来摆脱贫穷落后的面貌,他们还会像他们的上辈人一样去花钱从人贩子手里买媳妇,自己的悲剧不知道还要在多少无辜的女孩子身上重演!

10月9日,郜艳敏走进了村头那两间四处漏风的破旧的教室。在她的讲桌上放着一个破瓦罐,破瓦罐里竟然是一束扎得整整齐齐的野菊花,金灿灿的,美得让她在一刹那间都有些眩晕——那是孩子们为了欢迎她的到来集体到山上采摘的。看着讲台下十几个坐得端端正正的孩子,郜艳敏突然为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而感到无比庆幸。

从此,郜艳敏就一心扑在了教学上。以前从没当过老师,她备起课来很吃力,为此,她自费买来了各种辅导书先自学,吃透各科教材。在大山内,普通人家一般晚上六七点都关门睡觉了,她却常常晚上守着煤油灯一直工作到深夜。很快,她就能把课讲得生动有趣,学生们都喜欢听她的课。

不久,冬天来了,坐在四面透风的教室里,很多孩子的手脚都冻烂了。不久,有几个学生受不了就辍学了。郜艳敏想到了一个办法:把自家的土炕烧热,把孩子们领到家里,让他们挤在暖暖的土炕上上课。随后,她又挨家挨户去劝说辍学的孩子们回来复课。

令郜艳敏感到骄傲和信心倍增的是,当年年底的期末考试,她教的两个班和学校其他几个同类的教学点相比,在开课晚了一个月的情况下,综合成绩仍位居前列!而且,在以前有3位老师教学的情况下,村里还常有适龄学生辍学,但在她一个人教学的情况下,却真正做到了“一个都不能少”!

情动大山,善良女教师为山村点亮希望的灯

教学不但给郜艳敏带来了乐趣,更让她在这个给她带来了无尽屈辱和痛苦的山村里找到了自己人生的价值。从她当上老师以后,村里无论大人孩子见了她,都发自内心地尊称她为“郜老师”。这让她心里获得了莫大的安慰和自我满足。她渐渐改变了当初要离开下岸村的想法,决心留下来和刘权增结婚过日子。于是,1996年5月11日,她和刘权增正式登记结婚了。

刘权增大郜艳敏7岁,由于他没上过学,和郜艳敏没什么共同语言。他自认为郜艳敏是自己花钱买来的,稍有不满,便经常对郜艳敏使用暴力。但是,随着郜艳敏当了老师后,受到了全村人的尊敬,刘权增也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1997年3月3日,随着女儿怡雨的出生,两人之间有了感情的纽带,感情也渐渐好了起来。

就在郜艳敏怀孕期间,乡里为下岸村小教学点安排了一位刚毕业的中专生前来教学,等郜艳敏生完孩子后,她这个“代课教师”也就“失业”了。离开了讲台后,郜艳敏骤然感到无比失落。她几次找到马校长表示想复课,但马校长都表示这是乡里的安排,他也“爱莫能助”。

于是,郜艳敏将小雨带到1岁多后,这时候婆婆的身体恢复得比较好,1998年下半年,她将女儿留给公公婆婆照看,自己则到东莞一家服装厂打工。

2000年9月中旬,张焕芝肾结石发作,住进了曲阳县人民医院实施手术。郜艳敏请假回家照顾婆婆。10月11日,就在婆婆出院后的第二天,郜艳敏正准备收拾行囊回东莞的厂里,就在这时,马民家校长再次登门找到了她。原来,下岸村小分来的那位中专生辞职走了,学校先后指派了几位老师前来教学,但都是只来看了一下便再也不来了。

“郜老师,对不起,希望你能不计前嫌,为了孩子们着想,还能把下岸村教学点支撑下去。我这边每个月给你开200块钱的工资,虽然跟你在外面打工挣钱没法比……”马民家校长满脸的歉疚。

一个月200块钱,还不到自己打工挣钱的1/6。郜艳敏多少有些犹豫,她给在山西的丈夫打电话商量,刘权增极力反对,说:“傻子都知道哪该干哪不该干,这还用想吗?”郜艳敏又去找公婆商量,两个人都看出了她的心思,说:“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去做,不管咋样,我们俩都支持你。”

当晚,郜艳敏又来到了自己熟悉的村小学,还是那几间破旧的教室,但是和孩子们一起上课、唱歌和做游戏的那一幕幕快乐的情形记忆犹新。是的,自己在外面打工能多挣很多钱,但在那繁华的大都市,自己也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不起眼的打工妹;但是在这里,自己却是备受全村人尊敬的一名老师,孩子们离不开她……

就这样,郜艳敏告别了繁华都市,重新当起了清贫而又劳累的代课老师。山里的路常常被洪水冲断,每到发新书的时候,郜艳敏都背着一大捆书爬十几里的山路给孩子们领回来;对学前班的孩子们,每天放学她都背着孩子一个个送到家门口;每天早上上课前,她都要早起到山下去打水,然后挑到山上的教室,烧开水让孩子们课间喝,沉重的水桶压弯了她的脊背,不知道多少次让她摔得皮开肉绽……

几年过去了,下岸教学点不但教学成绩一直很好,而且没有一个孩子辍学,年年受到辉岭中心小学的表扬。

2005年8月28日,郜艳敏突然接到了三叔郜隧创的电话,说母亲刘云生病了,现在在郑州治疗。接完电话,郜艳敏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幸好这时候还是暑假,她放下电话便立即启程赶往郑州。在火车站接他的三叔三婶告诉她:她母亲被检查出了胰腺癌晚期,正在河南省肿瘤医院治疗!听到这个消息,郜艳敏欲哭无泪。

然而坏消息还远不止这些。就在母亲检查出胰腺癌之后,父亲悲痛焦急过度,竟然突发了脑血栓!虽然经过医院抢救醒了过来,但是却动弹不得,只能依靠已经80多岁的奶奶来照顾了!得知这一连串的恶讯,郜艳敏如万箭穿心。每天奔波在父母所住的两家医院之间,一想到父母把她养这么大,自己却被人拐卖到陌生的大山深处,不能呆在他们身边为他们尽一点孝心,强烈的内疚就像一把利刀在狠狠地切割着她的心……

9月3日,郜隧创和妻子王淑珍把郜艳敏叫到一边,对她说:“艳敏,我和你三婶跟你爸妈都商量过了,想让你跟权增和孩子一起回到河南来,你看咋样?”郜艳敏迟疑了一下,说:“叔、婶,我也想搬回来,好好在父母身边尽尽孝心,可是我是村里学校唯一的老师,我走不了……”郜隧创说:“艳敏,我们知道你做的是善事,可是百善孝为先,医生说你妈现在已经没几个月的活头了,她养你这么大,这剩下的几个月你总得好好陪着她吧!”看着三叔有些严厉的表情,郜艳敏只有羞愧地点头。

9月10日,郜艳敏无奈之下,给马民家校长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她母亲得了重病,自己想请假留在河南照顾父母,如果请不了假,就只好辞职。马民家校长先是安慰她不要焦急伤心,然后说:“我尽量帮你安排老师代课,如果不行再说吧!”

此后,郜艳敏每天都要给马校长打一个电话询问情况。但是,一周过去了,代课老师仍没有到位,马校长在电话中直叹气:“安排谁都不愿去!郜老师,看来这里确实是离不开你啊!你还是回来吧……”当他知道郜艳敏的苦衷后,当即表示:“这样吧,我给你三叔打电话,做他的思想工作!”

就这样,马民家校长每天几个电话,不厌其烦地向郜隧创解释郜艳敏对于学校和孩子们的重要性。郜隧创和王淑珍也都是通情达理的人,3天后,他们主动帮郜艳敏买好了火车票,对她说:“艳敏,你回去安心工作吧,这边的事情我们会照顾好的!”郜艳敏走之前,跪在父亲和母亲的病床前,痛哭失声地给父母“谢罪”后,这才坐上了返回河北的列车……

让郜艳敏没有想到的是,由于家里缺钱,在她回去的第二天,母亲就坚持出院回家放弃治疗。10月7日,当她再次得到消息赶回,母亲已经去世了。下葬那天,外面下着大雨,她跪在母亲坟前痛哭流涕:“妈啊,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

2006年,一连串的不幸再一次袭向郜艳敏:丈夫在平山县的采石场打工时,不小心闪了腰,花去了数千元治疗费后,也只能勉强地下床走路,什么活都不能干,连弯腰都很困难;婆婆受不了这种打击,心脏病再次发作,又一次住进了医院……郜艳敏不但要代课教书,还要承担起照顾丈夫和婆婆的责任。她不仅没有为此而耽误学生们一节课,而且在她的精心照顾下,丈夫和婆婆的病情一天天好转。

但就在此时,幸运也不期而至。2006年5月,《燕赵都市报》的特约记者、曲阳县摄影家刘向阳到太行山采风,发现了下岸村小教学点,随后便以此为主题拍摄了一组照片,与此同时,在和郜艳敏聊天的过程中,他了解到了郜艳敏竟是一位被拐女的特殊身份和她跌宕起伏、感人至深的人生经历,当即写了一篇报道。该报道在《燕赵都市报》刊登后,又引起了其他媒体的关注。郜艳敏也由此被推举为“感动河北十大人物”参选代表。

2007年1月27日,郜艳敏以获得100多万张的选票成功捧得“感动河北十大人物”的奖杯。“她年轻的生命曾历尽屈辱、充满绝望,但她的内心却是如此慈悲,只因为不忍心看到山里的穷孩子渴望上学却无学可上,只因为不忍心让那些孩子长大后重复着‘放羊,买媳妇’的悲剧人生,她以坚忍的姿态接受了不公平的命运,用宽容回报着山村,用大爱和善良为大山深处那些穷孩子点亮了一盏希望的灯……”这是评委们为她写下的颁奖辞。

郜艳敏获奖后,冀豫两省的媒体纷纷报道,她的感人事迹在中原大地引起巨大的反响。很多人纷纷为下岸村小教学点捐钱捐物。2007年暑假期间,下岸村小教学点原来破旧的教室被推倒,建起了5间宽敞明亮的教室和办公室。新教室落成那天,郜艳敏还特地将所有的学生都集合到一起,为他们分发外界捐赠的新衣服、新文具,现场一片欢腾……由于收到部分捐款,目前下岸村通往外面的那条羊肠小道也正在被重新修建。

郜艳敏颇富传奇色彩的感人故事也引起了影视界的关注,长春电影制片厂以她的真实经历改编成电影《嫁给大山的女人》,于2007年7月中旬在河北省平山县开拍,并于9月初正式封镜。该片由知名演员村里、王立可主演,长春电影制片厂新锐导演胡明钢执导,不久将会在全国进行公映。

经过治疗,郜大创的脑血栓后遗症恢复得很不错,目前已能下地行走。郜艳敏打算在十一期间回一趟河南,一是祭奠母亲去世两周年,二是想将父亲接到家里住上一段时间,尽一下自己的孝心,以实现自己多年的夙愿!□(选自《知音》2007年11月上半月版)

上一篇:这一刻的感动

下一篇:一生的情人

返回目录:感动

心灵鸡汤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