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七章》

收藏到:

作者离开拉格多——到达马尔多纳达——当时没有便船可坐——作短途航行到达格勒大锥——受到当地行政长官的接待。

这个王国仅是这个大陆的一个部分。我有理由相信,这座大陆向东一直延伸到美洲加利福尼亚以西的无名地带,往北是濒临太平洋.离拉格多不到一百五十英里的地方有一座良港。它与位于其西北方大约北纬二十九度、东经一百四十度的拉格奈格大岛之间有频繁的贸易往来。这座拉格票格岛东南方大约一百里格就是日本。日本天皇与拉格奈格国王间结成了紧密的同盟,两个岛国间因此常有船只来往。就这样我就决定走这条路线回欧洲去。我雇了一名向导带路,两头骡子驮行李。我同主人告了别,因为他对我一直那么好,临别还送了我一份厚礼。

一路上我没有碰到什么值得一提的故事或奇遇。到达马尔多纳达港口时(港口的名称就是这么叫的),港内没有要去拉格奈格的船,再过些时日也不见得会有。这座港市和朴次茅斯[英国南部一港口城市。]差不多大。不久我就结识了一些朋友,受到了他们的热情招待。其中一位知名的先生对我说,既然一个月内都不会有船去拉格奈格,我要能去西南方距此约五里格的格勒大锥小岛一游,说不定会很有意思。他主动提出他和另外一位朋友可以陪我前往,并且可以提供一艘轻便的三桅小帆船。

“格勒大锥”这个词,据我的理解最接近原意的译名是“巫人岛”。它的面积大概有外特岛[外特岛是靠近英国南海岸的一个小岛,面积一百四十七平方英里。]的三分之一那么大,物产非常丰富。岛上的居民全是巫人,由部落首领管辖。他们只和本部落的人通婚,同辈中年龄最长的继任岛主或长官。岛主拥有一座富丽宏伟的宫殿,还有一座面积大约三千英亩的花园,周围是二十英尺高的石头围墙。花园内又因出几处空地,分别用以放牧、种庄稼和搞园艺。

侍候长官及其家属的是一些不同寻常的仆人。长官精通魔法,有能耐随意召唤任何鬼魂,指使他们二十四个小时,但时间再长就不行了,而三个月内,他也无法把前面已经召过的鬼魂再次召来,除非是情况非常特殊。

我们到这岛上的时候大约是上午十一点。陪我前来的其中一位先生去拜见了长官,请求接见我这位特地前来拜访他的陌生人。他马上就答应了这个请求,于是我们三个就一起进了官门。宫门两旁分别站着一排卫士,武器和服装都很特别。他们的面容我看了不知怎地只觉得心惊肉跳,那时我恐惧的心情是难以形容的。我们走过几间内殿,一路上两边也都站着同前面一样的卫士,这样一直来到大殿上。我们先深深地鞠了三个躬,他又问了几个普通的问题,然后就让我们坐到他宝座下最低一层台阶旁的三个凳子上。他懂得巴尔尼巴比的话,尽管那和他这座岛上的话不同。他要我给他介绍下我旅行的一些情况。为了向我表明他并不拘礼,他手指一动就让所有随从全都退了下去。我见此大吃一惊,因为转眼之间,他们就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我们猛的一下从梦中惊醒,梦里的情景全都消失了一样。我一时不能恢复常态,后来还是长官叫我放心,保证我不会受到伤害;又见我那两个同伴若无其事(他们过去经常受到这种招待),这才放下心来,胆子也壮了许多,简短地向他说了一下我几次历险的经过。不过我还是有几分踌躇不安,时不时地要回过头去朝我刚才见到鬼魂卫士的地方看。我有幸与长官一起进餐,一帮新鬼送上肉来,并侍候在一旁。我觉得此时我已经没有上午那么害怕了。我一直呆到太阳落山,不过我低声下气地请求他原谅我不能接受他住在宫中的邀请。我和我的两个朋友当晚住在附近镇上的一个私人家里,那镇也就是这个小岛的首府。第二天早上,我们再去长官那儿拜访,倒是他也很愿意我们再去。

就这样我们在这岛上住了十天,每天大部分时间同长官在一起,晚上才回到住处。不久以后看到鬼神我也就习惯了,而三四次之后,我完全可以做到无动于衷。虽说还有些害怕,但好奇心远远超过了恐惧。长官叫我随意召唤我想见到的任何一个鬼魂,现在无论数目多少,从世界开创开始直到现在,所有的鬼魂他都可以召得来,并且可以命令他们回答我认为合适的一切问题;条件只有一个,即我的问题必须限于他们所生活的那个时代之内。有一点对于我来说是靠得住的,那就是他们说的一定是实话,因为说谎这种才能在阴间派不上用场。

我十分感激长官对我的恩惠。我们进了一间内殿,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花园里的情景。因为我首先想看的是宏伟壮观的场面,就希望看到阿尔贝拉战役后统率大军亚历山大大帝[亚历山大大帝(公元前三五六至三二三),马其顿皇帝,征服波斯后建立亚历山大帝国。在阿尔贝拉战役中,他击溃了波斯大军。]。长官随即手指一动,我们站着的窗户底下即刻就出现了一个大战场,亚历山大应召进殿来。他的希腊语我听起来非常吃力,可能是因为我自已会的也不多。他以自己的名誉向我担保,说他不是被毒死的,而是饮酒过度发高烧死的。

接着我又见到了正在翻越阿尔卑斯山的汉尼拔[汉尼拔(公元前二四七至一八二),古代非洲北部强国迦太基的军事家。公元前二一六年,他率领驻在西班牙的一支精锐的迎太基部队北上越过阿尔卑斯山直抵意大利北部,给罗马造成了严重的威胁。据李维所著历史记载,汉尼拔进军时,有大石挡道;汉尼拔下令把大石烧热,接着浇以食醋,大石就迎刃而解了。]。他对我说,他的军营里一滴醋都没有了。

我又看到凯撒和庞贝[凯撒(公元前一○二至四四)和庞贝(公元前一○六至四八)都是罗马大将,两人和克拉苏缔结了秘密同盟(所谓的“三雄政治”),瓜分了罗马政权。公元前四九年,凯撒和庞贝之间发生了战争,结果庞贝遭到了失败。]统率着各自的大军,正准备交战。我看到了在最后一次巨大胜利中的凯撒。我要求看一看罗马元老院在一间大厅里开会的情形,同时作为对照,也想看一看另一间大厅里稍后一点的某个朝代议会[影射英国议会。]开会是个什么样子。结果前者看起来像是英雄和半神半人在聚会,后者却像是一伙小贩、扒手、拦路强盗和恶霸。

在我的请求下,长官作了一个手势让凯撒和布鲁脱斯[马克·布鲁脱斯(公元前七八至四二),反凯撒阴谋集团的首领之一。]一起向我们走来。一见到布鲁脱斯,我不觉肃然起敬,从他的脸上的每一点,我都可以很容易地看出他至高无上的品德,坚定而大无畏的胸怀,最真诚的爱国心肠以及对于人类的热爱。我非常高兴看到这两个人已经能够互相理解。凯撒还坦率地向我承认:就是他一生最伟大的功绩,也远远赶不上布鲁脱斯因结果了他的一生而获得的光荣。我很荣幸和布鲁脱斯谈了很长时间的话;他告诉我,他和他的祖先优尼乌斯[优尼乌斯·布鲁脱斯是公元前五世纪的人,相传他是罗马的第一任执政官,建立了罗马共和国。]、苏格拉底[苏格拉底(公元前四六九至三九九),古希腊大哲学家。]、依帕米浓达斯[依帕米浓达斯(公元前四二O至三六二),古希腊西比斯城大将、政治家。]、小伽图[小伽图(公元前九五至四六),古罗马哲学家。]和托马斯·莫尔爵士[托马斯·莫尔爵士(一四七八至一五三五),英国哲学家、作家,《乌托邦》的作者。]永远在一起,世上历朝历代都找不出第七个人够资格加入他们这个六人集团。

为了满足我要把古代世界各个历史时期都摆到我面前来的奢望,大量著名的人物都被召唤来了,如果一一加以叙述,读者会感到沉闷无味。我让自己的眼睛得到满足的,主要是看到了那些推翻了暴君和篡位者的人,和那些为被压迫被侵害的民族争回自己权利的人。可是,我无法表达我心中获得的那种痛快,叫读者们读了也有同样的满足感。

上一篇:第三卷 第六章

下一篇:第三卷 第八章

返回目录:格列佛游记

心灵鸡汤

更多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