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中的津港公路》

沿解放南路一直下去就是天津市区通往大港的公路,该公路与外环线的十字交口,因为桥梁结构所致,造成司机视野受限制,而过往车辆速度非常之快,等到路口发现情况为之已晚,是个事故多发地段.

那是一个初冬的清晨,浓雾弥漫,能见度达不到20米,此时接到了报警,在津港公路距外环线不远发现一具女尸,赶到事故现场,因为接近郊区,现场浓雾依然未消退,不过交警事故处理科的人员已经设置了警戒标志,闪着黄灯,引导出津方向被堵车流缓慢绕行通过.

查看现场,一具女尸横卧在公路上,年龄在30岁左右,头冲着路肩.下半身被多辆过往车辆碾压,已经血肉模糊,顺着碾压方向铺开了一条20多米长的血迹,斑斑的血污,碎肉,崩裂的骨头,延展开来,令人触目惊心.抬头看看过往的集装箱大货车,拉煤车,半挂车,心想这样的吨位的卡车碾压到这么弱小的身躯,这是多么残酷的死法.一个个疑问袭来,是否交通事故肇事逃逸,还是杀人抛尸,还是另有隐情,一切都笼罩在这浓雾中.

在过往车辆碾压前该女子是否已经死亡呢,死因是什么,是否是第一案发现场,根据目前掌握情况来看,已经不好下定论了,能否找到那些碾压过尸体的车辆成为关键,第一辆车司机就是嫌疑人或目击者.仔细查看现场,发现该尸体上半身靠近路肩,保存依然完好,手腕上的皮肤有一圈颜色稍浅,看痕迹象是应该曾带过手表,但是现场附近又没发现手表.左手无名指带有戒指,但是卡在了指关节上,似乎是要被人捋走而卡在那里.这些迹象表明是个是抢劫案,但案发在车流量不算少的公路上又不符合常理.

西青警犬基地紧急调运过来一条警犬,警犬可说是警察得力的助手,此话不假,这头警犬凑过来闻了一圈,立刻牵着警察朝着前方走去,后面众人跟着走不远,进了一个汽车修理厂,一个伙计正在干活,看到一帮警察扭头就要跑,警察放开缰绳,狗上去就扑倒了那伙计,就地审问,说是前天偷了自行车,怕警察抓才跑的,这伙计在避重就轻敷衍我们,经搜查,发现了一块女士手表,表链缝隙还有血迹,立刻带回警局审讯.

经过两天审讯,这伙计招供了,说是他晚上看到女子一人行走,想抢劫,过去争夺手表,结果撕扯中失手把女子推倒在地,被一辆卡车碾压而死.但转天又翻供,不承认抢劫.反反复复多次.而尸体身份又没有查明,一下子陷入僵局.我找个机会单独接触下那个伙计,伙计小声说:你别打我,我真是冤枉的,我半夜起来去院子外解个手,听到一轻微响声,雾气大我也看不清楚,犹豫了会就凑过去看看,看见一个女的躺在公路上,下半身已经被碾了,人没动静,我看轧死了人,想报案,但看见她带着块表和戒指,一财迷就想拿走,表摘下来了,戒指没摘下来,但看到前边大雾里似乎还隐约停着辆车,我就赶紧跑了,但我拿了她东西,我也害怕被人找到说是我干的啊,所以你们来了我就跑了.你那几个同事下手太重了,我没法不按他们的意思说啊.

听到这些,疑点越来越多,看来还是不能轻易的下结论,这样定性有些不妥.他说的一声响是怎么回事,停在雾中的车又是哪来的.

后来又去了现场勘察,发现尸体后方不远处的一个隔离带有蓝色挂蹭痕迹,在隔离带中发现一个反光镜,经调查属于一个轻型福田货车,在后来日子里撒开大网走访修理厂,调查车辆记录,几天后终于在大港一个货运公司找到了该车.对司机展开了审讯,他承认案发当夜路过现场,也承认了是他碾压了该女子,属于肇事逃逸,但他又表示,实在是没办法,根本避让不开那女子,那天过了外环,他紧跟着一辆车,刚要超车,那辆车上突然跳下一个女子,急忙猛打轮避让,尽管雾大他开的很慢,但还是从那女子下半身碾压过去,接着撞上了隔离带,并把镜子碰掉.因为自己闯了祸,又天黑雾大的,带着侥幸逃窜了.不过他注意到,前面那辆车似乎要减速漫漫停下来.不过他对那车牌照有点印象,似乎是冀*****

这司机的说法和那伙计描述不谋而合.

前面跳下人的车立刻成为重大嫌疑,根据牌照马上调阅车辆档案,很快在河北省某地找到了车主李某,李某见到警察很吃惊,只问,你们找到我老婆的尸体了?然后交代说:他和他老婆从小就认识,算是青梅竹马,然后成了家,夫妻关系一直很好,认识十几年一直很融洽,不过最近半年以来,他老婆就象变了个人一样,对他态度忽冷忽热,从不吵架的她也动不动就发脾气,经常离家出走,也不解释去了哪里,他跟踪过一次,发现她竟然和一个以前男同学在一起,举止也不正常,他就怀疑老婆已经有了外遇,后来老婆变本加厉起来,竟要求离婚,这一切都让丈夫无法忍受,尊严受到了极度伤害.

那天妻子又吵闹起来,非要出去散散心,说没看过海,要去海边看看,没办法就开车带她去了塘沽,返回市里时已经深夜,突然老婆又提出去大港溜一圈,这时丈夫已经忍耐不住了,就在车上和她发生了争吵,车到了津港公路,老婆说要下车自己回去,丈夫气愤万分,就赌气说,要走马上给我滚出车,老婆竟然没有犹豫在行驶中打开车门就跳了出去,丈夫大吃一惊,停车回头一看,妻子已经被后面跟随的一辆货车卷进了轮子下,丈夫脑子一片空白,惊恐,气愤,失望各种情绪交错着,难道她就这么的讨厌我么,宁可摔死也不愿意见我了,看远处血泊中的妻子,他头也不回,绝情的开车就走了.希望能把这些日子来的所有苦闷抛开,回来后他也只字不提,就对外人宁可说老婆和人跑了.也不愿说是厌弃他而跳车撞死了.

根据丈夫及后面货车司机的供述及车辆分析,他老婆当时没有系安全带,属于自行打开车门跳出,肇事司机因为逃逸罪而被判处.丈夫被释放.一切都似乎顺理成章了.但不久,我接到了一个保险公司的协助调查的电话,让此事件有了转机.

漫漫的我了解事件的真实秘密,我打电话给那个丈夫:你知道你老婆为什么那天反常的要去海边么,我想是她觉得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和你一起去看海了.因为她在半年前检查出了淋巴癌,并且查出来时已经晚期了,恐怕她没有告诉你吧,可能那时候你业务正刚开展,什么地方都要用到钱,她没有告诉你或许是不想拖累你.

而那天也整整是你老婆为自己投的人身保险的第二年的零一天,受益人写的是你的名字,这个消息是你老婆的那个作保险的同学告诉我的,根据保险法以及保险合同规定,投保人不得在两年内自杀.而她选择了在过了两年的第一天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也许当初她投保时只是为了能给你们将来美好生活提供一个保障,并没有想到在今天能用上它,但因为这个癌症,以及将来能给你带来20万元的保险赔偿金,她提前行使了保险给她的权利.她的变化你没有了解,因为繁忙的工作你也不愿意去了解,我猜测,那时她多想让你有所察觉,多想听到你的安慰.多想带她去看看想象中的大海.

她最后采取这样惨烈的方式结束自己,我想她是既然不能让你爱她一辈子,那就恨她一辈子好了.无论采取那种方式,总是希望你能记得她一辈子.

弥漫的雾渐渐散去,露出了海的轮廓,你听海是不是在笑,笑有人天真的不得了...

上一篇:那件事并遥远

下一篇:谁若97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感人故事)

返回目录:感动

心灵鸡汤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