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我们在一起》

收藏到:

从沃尔玛结账出来,天天已经放学。我接了他上车,从后排座位上取了一瓶刚买的蒙牛果粒浓递给他。他不接,表情忧郁地说:“妈妈,光头的爸爸和妈妈离婚了。”

光头是他同桌。我将酸奶放在扶手箱上,点火,轻轻“哦”了一声,算是回应。

他问我,“妈妈,他是不是很可怜啊?”

我启动车子,顺口道,“嗯,光头很可怜。”

从停车场驶出来。他像是想了很久下很大决心才问我:“妈妈,你会不会和爸爸离婚?”

我摇摇头,笑着说,“不会的,儿子放心吧。”

但他不放心,接着问我,“如果有一天要离呢?那你要我吗?”

看他表情那么认真,我只好说,“天天想跟谁啊?”他拉着我扶方向盘的胳膊说,“我当然要跟妈妈啊。”

我心中一阵暖流经过,用手抚摸他的小脑袋,疼爱地说,“天天,妈妈会带着你的,不会让你被后妈折磨。”听到这话,他才高兴起来,主动要果粒浓。

吃到一半,他像想起什么大事一样,“妈妈,我跟你过,那我可以带一个人吗?”

拐过路口,突然觉得这孩子蛮可爱,今天突然这么认真起来,“好啊,允许你带一个人。那你想带谁呢?”

他想都没想就说,“我喜欢带着奶奶。”

遇到红灯,我故作考虑状,然后说,“好,我同意你带着奶奶。”

他开心地笑了,酸奶流到嘴角,然后说,“把公公也带上吧,他不会做饭、不会洗衣服,他要跟着奶奶才行。”

我装作又想想,“好吧,你把公公和奶奶都带上。”他听着高兴,将一盒果粒浓吃得很干净。到楼下停车,他又说,“妈妈,我还想要带一个人。”

我关车门,“不能再带了,带不下了。”不管他失望的表情,径自从后排拿超市的环保袋,想不出还有哪个人可以让他带。

我左手提袋子,右手牵他,他却不走,扭着身子道,“妈妈,求你了,带着他吧!”

袋子很重,一家人一周的牛奶都在里面,我有点不耐烦了,“好吧好吧,那你还想带谁呢?”

“带上爸爸吧,他就一个人了,好可怜啊!”他说。

“哈哈……”我忍不住大笑起来,周围邻居投来奇怪眼光看我,我管不了那些,只觉得儿子太可爱啦。“儿子,把爸爸一起带上,那还叫什么离婚啊?”

天天却不笑,着急地要求我答应他带上他爸。

等电梯时,我笑着说,“好!妈妈同意你带上奶奶、公公,还有爸爸,咱们就一起过。”

他这次是彻彻底底放心了,主动牵我的手,说:“妈妈,我喜欢我们在一起!”

儿子的这句话,让我突然想起他的外婆———我的母亲,她曾说过“我喜欢我们在一起”。那时我6岁,除夕前父母亲带着我和姐姐从外地往家赶,怕错过了过年。一家人赶到县城车站时最后一班车还是开走了。大家又冷又累,准备找旅馆投宿。可一晚要12块钱。母亲摸摸口袋有点犹豫,父亲将手一挥,“不住了。”他们带着我和姐姐又走回车站,母亲说,“那边有一个摊点在卖馄饨,不如去吃个饱,也好暖和暖和身子。”

父亲从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一叠钱给母亲,说,“你们去吧,我不饿。”

馄饨三毛钱一碗,母亲带着我和姐姐各吃了两大碗鲜肉馄饨,那馄饨真是人间美味,至今难忘。

后来父母将大衣脱下来铺在长椅上,给我们铺了一个舒服的床,我和姐姐靠在父母的大腿边睡着了。那一觉睡得很香。后来我们长大了,聚在一起时,我和姐姐总会提到那一晚。我和姐姐都说,“那一晚真的很美妙很幸福啊!”先是美味滚热的馄饨,然后是那香甜的一觉。爸妈听我们这样说只是微微笑一下。

可是,有一次,母亲说漏嘴了,她说,“那一晚幸福吗?可我怎么记得很冷呢。”

原来那一晚他们都没睡,将外套和大衣脱下来给我们当床褥,尤其是父亲还没吃馄饨。最后,母亲说,“很冷。不过,我喜欢我们在一起。”

喜欢我们在一起,就是不论遇到什么险阻艰难,都会共同面对,不离不弃,一起将日子踏踏实实地过下去。

上一篇:两个傻子的爱情

下一篇:妻儿生死不明,他仍从容帮助灾民

返回目录:感动

心灵鸡汤

更多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