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手独臂姑娘,走过生命泥沼翩然起舞》

收藏到:

2007年4月20日晚,中央电视台演播大厅,第四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决赛正在现场直播。聚光灯下,一个失去右臂的姑娘和一个失去左腿的小伙开始舞蹈,他们奋力腾挪、缠绵交叠,动情而凄美的表演感染了所有人。

他们是这次海内外7000多个参赛节目中唯一的残疾人组合,但却凭这个名叫《牵手》的舞蹈获得了99.17分的高分,在全场轰动中摘得银奖。

而人们更没想到的是,这个充满绝望与挣扎、激励与支撑的舞蹈,正是舞者马丽的真实生活写照:10年前,一场车祸使美丽的她失去了手臂,曾经信誓旦旦的男友带着她的救命钱消失了。在她精神几近崩溃之际,一个比她小5岁的健康男孩,牵着她的手冲破梦魇。终于,折翅的蝴蝶又翩然起舞……

走过爱与生命的泥沼,独臂姑娘遭遇真情“小弟弟”

2002年4月,一位青春阳光的男孩拎着一袋红枣,来到了位于北京东郊的一家艺术团看朋友。这男孩名叫李涛,1982年出生于陕北延安富县一个干部家庭,2001年从艺术学院毕业后,就在北京当起了“北漂”。

很快窗前看书的一个女孩吸引了李涛的注意。女孩乌黑的头发随意挽在脑后,初春的阳光洒在明净的脸庞上,侧面逆光看去,仿佛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晕。这多像一幅圣女玛利亚的画像啊!开朗的李涛开着玩笑与女孩打招呼:“嗨,玛利亚!”

女孩回头,疑惑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叫马丽呀?”这下,李涛愣住了:“你真叫玛利亚?”李涛的朋友大笑起来:“她的确叫马丽,但不是你的玛利亚。”

李涛有些不好意思,抓起一把大红枣递过去。马丽没拿书的“右手”却插在口袋里动也不动。当李涛热情地拽住马丽的“右臂”想硬塞给她时,他惊愕地睁大了眼睛——那只手臂竟是假的!

马丽用左手接过大枣,淡淡地说了一句:“谢谢,那是假肢。”然后,掉头就向门外走去,全然不顾李涛尴尬和愧疚的眼神。

马丽出生于河南省驻马店市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从小酷爱舞蹈。1995年,19岁的她从艺术学校毕业后,进入青岛艺术团跳芭蕾。那时,马丽已出落得如同一朵含苞欲放的芙蓉花一样美丽,身边还有一位呵护备至的帅气男友刘汇刚,幸福似乎看不到头……但一场飞来横祸却不期而至。1996年夏天,当马丽从青岛回驻马店度假时,刘汇刚开着新买的小轿车来带她兜风。突然,一辆货车从后侧面冲过来,刘汇刚急打方向盘,但为时已晚……

等马丽艰难苏醒过来时,已是两天之后,身上插满了各种仪器的接线,右臂被纱布裹得严严实实。马丽左右环顾,并不见男友的身影。父母流泪告诉她:刘汇刚把她送到医院后就消失了。马丽又晕了过去。

由于右臂严重受伤,如果想保全就得转院,但这需要一大笔钱。一脸憔悴的父亲去找肇事司机。不想,对方却告诉他:他们已主动把马丽的治疗费5万元给了刘汇刚。可父亲费尽周折,也没找到他。

因为一时间借不到足够的钱,加上马丽的伤口感染,医院不得不对马丽实施右臂截肢手术。被截去的右臂仿佛也带走了马丽所有的笑容,手术后,马丽便很少说话,悲伤的眼睛痛苦地望着医院的窗外。

在父母的安慰和精心照料下,马丽终于出院了。出院没两天,马丽就收到一封没有地址的信,寥寥几行字:“我爱你,像那翩翩起舞的蝴蝶,可没有翅膀的蝴蝶还能起舞吗?别怪我,忘了一切吧。”收到信的当天,马丽就割腕自杀,被父母及时发现才得以脱险。

看着父母流泪而憔悴的面庞,不让他们伤心成为马丽活下去的唯一理由。她开始学习用左手拿筷子、单手洗衣服,她还开了一间小书店来减轻父母的经济压力。马丽坚强地生活着,却把心紧紧封锁,本能地拒绝与人交流。夜深人静的晚上,当绝望和悲伤难以排谴时,她就张开独臂,在黑暗中发狂一样旋转、扭动,直到累得瘫倒在地,看着苍白的月光一点点从窗前消失。

2001年6月,河南省残联听说马丽曾是舞蹈演员,就极力邀请她参加第五届残疾人文艺汇演。可面对难得的机会,马丽想也不想就回绝了:“舞蹈是美的,而我却是丑陋的,没资格登台”。父母伤心不已,他们深知:这么多年,如果马丽心中还有阳光,那就是舞蹈。

父母拿出车祸后小心收藏起来的马丽以前表演的碟子,这是一段他们一家人都不敢触及的记忆。听着柔美的音乐、看着熟悉的舞姿,马丽泪流满面。她痛苦地问道:“我还能跳舞吗?”父亲点点头,说:“舞蹈的灵魂是心灵,只要你的心是丰富的,舞姿就是美丽的。”

沉默良久,马丽穿上舞衣,怯怯地在自家的镜子前开始练习。音乐响起,马丽在父母的鼓励和期望中开始僵硬地舞动。但跳着跳着,她的心变得飞扬,每一次的踢腿、腾挪甚至摔跤,都让她感觉压抑以久的快乐。经过一个多月的练习,重新登台的马丽最终以一曲《黄河女儿》,获得了表演赛的金奖。

舞蹈终于让马丽苦涩的心变得鲜活。获奖后,她开始参加当地一些演出。但很多人并不能理解一个残疾人跳舞的动机。有人说马丽是想暴露丑陋,来引人同情。这些话让马丽无法容忍,她把奖杯交给父母,来到北京追求艺术梦想,并进入李涛朋友所在的艺术团。

第二天,马丽照例去排练舞蹈,不知不觉进入忘我的境界。刚好李涛也在排练场,马丽再一次将他吸引:那残缺的肢体灵动优美,纯净的眼神却那样悲伤无助,仿佛一个灵魂在挣扎!不知不觉,李涛的眼睛潮湿了。

一曲终了时,马丽终于看到了专注的李涛。他走上前真诚地说道:“你的舞那么美丽又那么让人悲伤。我真想祈祷上天,令你重新快乐起来!”仿佛心中的秘密被窥透,马丽一阵诧异,继而又是一阵温暖。

这之后,李涛有事没事来艺术团找朋友和马丽,帮马丽洗衣做饭。一次,李涛在帮马丽做饭时,突然停下来,认真地说道:“马姐,让我给你做饭,一辈子好不好?”马丽愣住了,从最初的惊愕冷静下来后,她忧伤地说道:“你太小,还不懂这句话的意义。”停了一会儿,马丽艰难地给李涛讲起了她与刘汇刚的故事——这是她第一次向外人提起刘汇刚,说完那段苦难经历。她又道:“我的心在受伤时,已经死了,不会再醒来了。”

李涛的心随着马丽的讲述一点点疼痛,他想把马丽拥入怀里。马丽却一把将他推出房门。

甘苦相知共舞生命,让我当你的“左手恋人”

第二天李涛又来找马丽,却意外发现她已经不辞而别。李涛急了,到北京各个舞蹈演出团寻找,但马丽像蒸发了一样,音信全无。李涛既焦急又担心,半个月瘦了一圈儿,工作也连出纰漏,最终被炒了鱿鱼。

李涛打电话给家人时,父母感觉到他的异常,再三追问。李涛迟疑着说出了与马丽的事。父亲在电话里大发雷霆:“一个大你5岁的残疾人,值得你这样折磨自己吗?何况人家还不理你!”担心儿子有事,父亲给他下最后通牒:马上回家,家里给你安排工作。

苦闷的李涛来到酒吧一条街,借酒浇愁。晚8点的时候,酒吧里的娱乐节目开演。看着一个个的歌舞者,李涛又想起马丽,可马丽在哪里呢?

不知看了多久,一个身影走上了舞台。迷离的灯光下,她随着音乐伸展独臂,那样的孤独绝决。李涛惊呆了,竟是马丽!酒吧里一阵起哄,舞台上的马丽更垂着眼睑自顾自跳起来。李涛的眼泪刷地就下来了。

在酒吧后台的出口,李涛终于等到了马丽。李涛不顾一切地紧紧抱住了她,马丽泪水长流。

其实,这个温柔的小弟弟早已如一缕冲破乌云的阳光,照亮了马丽的心田,可她不敢敞开心房拥抱阳光。于是,她选择了逃离,她以为李涛会忘记自己。不想,李涛竟在苦苦寻找她。马丽伸出健全的左手,紧紧抱住了李涛。李涛低声说道:“我们一起去找新的舞台。”

从那一天开始,李涛和马丽恋爱了。他们的爱情却没有得到家人的祝福。李涛的父亲直接告诉儿子:“带着这个女友,你就别再回家了。”而马丽的父母也担心女儿再度受伤,并不看好这桩“姐弟恋”。但马丽和李涛却真心地相守在一起。因为马丽的右手残疾,而李涛到哪里都喜欢握住她的手,久而久之,无论何时何地,李涛总是习惯性地站在马丽的左边。李涛笑称自己是马丽的“左手爱人”;而马丽是他的女神玛丽亚。

恋爱没多久,可怕的“非典”来临,马丽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演出机会,两人失去了生活来源。李涛就跟马丽商量:去菜市场批发青菜来卖。

一个是走出校门不久的大学生,一个是舞蹈演员,两人谁都张不开嘴吆喝。到了中午,眼看青菜都蔫了,李涛鼓足勇气喊了一嗓子,却被自己的声音吓得蹬着三轮车就逃。一天下来,两人才挣6块钱,入不敷出。

第二天卖菜时,李涛从菜堆里变魔术一样掏出把吉他,开始哼唱自己编的卖菜歌:“来来往往都不容易,我的新鲜青菜,你的健康身体,柴米油盐就是生活旋律……”马丽一笑,随着音乐声即兴起舞。这对特殊的“菜贩”很快吸引了围观者,生意就这样红火起来。

卖菜的日子虽然快乐,可失去舞台的马丽却怅然若失。细心的李涛渐渐感觉马丽的沉闷。一次卖完菜回到出租屋,李涛拿起吉他对马丽说:“你再给我讲讲过去吧,就用你的舞蹈”。马丽愣了一下。李涛笑道:“痛苦和欢乐都是生命历程,你就为自己跳吧”。

说着,他低下头,手指轻轻拔动,一支忧伤的曲子流淌出来。往日在眼前重现,不能在人前抒发的一切,都在舞蹈里复活。一曲跳完,她已经泣不成声。李涛放下吉他抱住她:“对不起,咱以后不跳了”。

“不。”马丽说,“我真的不再害怕面对过去了,在舞蹈里,我感受到你的爱一直在身边。”

此后,每天傍晚,马丽都会在李涛的吉他伴奏下翩翩起舞,尽管都是些随意跳的片段,但在马丽眼里,家就是她的舞台,李涛是她唯一也是全部的观众。

2004年9月,为了给马丽寻一方舞台,李涛考取了经纪人资格证书,当马丽的经纪人。但是在强手如云的北京,一个肢体残缺者要想在舞蹈上独步“舞林”又谈何容易。他们首先面对的问题是,如何打造一个适合马丽,又能淋漓尽致表现她优点的舞蹈作品。

2005年2月,为了生活,李涛和马丽做群众演员赚生活费,这天晚上天上飘起了鹅毛大雪,他们在北三环拍完戏已经是半夜时分。为了省钱,两人钻进一个地下过道,想凑合一夜,等天亮了再坐公交车回去。

雪花扑簌簌席卷了夜的世界,两人紧紧依偎在一起。面对如此凄凉的境地,马丽心里一阵发酸,李涛也感觉到一份悲凉,两人久久无言。夜更冷了,两人冻得牙齿直打架,李涛就说我们出去跑步暖和暖和吧。

外面的风停了,天地一片寂静,只有雪花如柳絮一样,在路灯下轻盈舞动。马丽站在路灯下的雪地里,突然觉得这像极了舞台,一切寂静都是在等待她开始起舞。马丽深情地对李涛说:“我想给你跳舞,就现在。”

舞步在雪地上跳跃起来,遭遇的车祸和背叛、经历的绝望和忧伤、分手的酸楚和相思,交叠着涌入马丽脑海,她的身躯跟随着灵魂的震颤肆意伸展、扭动。李涛心潮澎湃,眼含热泪走上去,伸出一支手,两人颤抖的手触碰在一起的时候,马丽开始慢慢抬起头,用目光寻找温暖、力量和支撑,最后两人紧紧抱在了一起。

不知过了多久,李涛和马丽才从舞蹈的世界清醒过来,李涛突然一拍脑袋激动地抱起马丽大叫:“我找到它了,你的经历就是你最杰出的作品!”

走过阴霾翩然起舞,惊艳《牵手》见证完美爱情

不久,李涛带着马丽找到了著名的舞蹈编剧赵力群老师。李涛把用舞蹈表现马丽的痛苦和挣扎,求索和寻找的构思说了一遍,赵老师拍案叫绝。得知他们两人的爱情后,赵老师建议两人为马丽另找一个男舞伴,让舞蹈把两人相互支持、患难与共的爱情也融入进去,那样,会产生让人震撼的效果。

2005年9月,马丽在河南省残联康复中心参加演出,进门时,一个拄拐杖的男孩进入她的视野,他的左腿残缺,脸上却是充满阳光的坚定。马丽心中一动:这人能不能成为舞伴?她把想法告诉了李涛,李涛很快认可:在体型上,两人的确是很好的互补。

经过询问,两人得知:这个青年叫翟孝伟,4岁的时候,因为车祸失去了左腿,后来就在省残联练跳高、跳远。当马丽邀请他一起跳舞时,从没接触过舞蹈的他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第一次看到马丽的演出,翟孝伟就被深深震撼了。那以后,翟孝伟就开始跟随着马丽学舞蹈,两人自称为“天残地缺”。而马丽和李涛共同为舞蹈起了个名字:《牵手》。

2006年,李涛过生日时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父亲问:“今年春节几个人回来?”李涛默然。父亲挂断了电话。李涛和马丽相对无言,他愧疚地抚摸着马丽的头发,满含歉意说:“看来我们的路还很远。”马丽报以灿烂的一笑:“有你在,再远也不怕。”两人还约定:在以后的演出中,要尽量抹去残疾人的标签,他们要给世界一个明证:残疾人从灵魂到身体,都可以和健全人一样平等,活得有尊严。

2006年整整一年,李涛都在带着马丽四处奔走,他们参加中央电视台《与您相约》栏目的录制,走进《鲁豫有约》做嘉宾,去湖南电视台挑战《中华能人大赛》。但他们仍缺少一个更大的舞台。

2007年春,第四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如期举行。3月中旬,李涛带着《牵手》光盘来报名。当他说这是两个肢体残疾舞者的作品时,央视的工作人员都很吃惊,因为自舞蹈大赛举办四年以来,每一届都有几千名选手参加,但从没有残疾人选手参赛。

此事也在众多报名参赛者中引起一阵小小的骚动,有人甚至小声嘀咕:缺胳膊断腿的,能表演什么?李涛不卑不亢地说道:“他们的灵魂并不残缺,幸好舞蹈也从来不是四肢发达的产物”。几句话说得围观者脸皮发红。最终央视批准了他们参赛。

这次舞蹈大赛吸引了国内和海外华人踊跃报名,共有7000多个节目报名参加比赛。让李涛和马丽兴奋的是,《牵手》过关斩将,最终脱颖而出。3月28日,他们接到中央电视台的传真:《牵手》节目已经进入决赛。

4月20日晚,熟悉的音乐回荡在央视演播大厅,一束灯光静静地落在马丽身上,她恍惚又看见了那晚路灯下纷飞的雪,天地如此寂静,只有一个少女在突然袭来的灾难中挣扎,在绝望中找到温暖的支撑,最终一起走向爱的港湾和生命的辉煌……马丽和舞伴在舞台上艰难前行,最终,他们在舞台上摆出了一个相互支撑的“人”字造型!顿时,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最终马丽和舞伴获得了99.17分的高分,摘得大赛银奖。

舞蹈大赛评委、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副导演张继刚看了《牵手》后饱含热泪地点评说:“我没有感到他们是残疾人,我从中看到了美,更看到了力量。”

与此同时,远在陕西的李涛的父母也在电视机前观看了现场直播,比赛还没结束,父亲就给李涛打来了电话,他不再反对儿子和马丽在一起了,而是语重心长地叮嘱说:“自己的命运,自己好好把握”。

辛酸与甜蜜一齐涌上心头,李涛顿时泪如泉涌。走下舞台的马丽一路小跑过来,一边笑着一边擦着眼泪走到李涛面前。她含着热泪深深鞠了个躬:“谢谢你给了我生命中的一切!”李涛紧紧拥抱住马丽,又悄悄从口袋里掏出比赛前早准备好的一枚戒指,悄悄给她戴上。马丽的脸上,流淌着幸福的泪水。

接受记者采访时,马丽激动地说道:“曾经,一位朋友问我:‘折翅的蝴蝶还能起舞吗?’现在,我可以告诉他:只要心中的爱不泯灭,折翅的蝴蝶也能泣血而舞。”说着,与习惯性站在她左边的李涛相视而笑……

上一篇:那经年累月的爱到底有多重

下一篇:另一种挽救

返回目录:感动

心灵鸡汤

更多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