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被弃19天拒绝进食孤独离世》

收藏到:

现在网消息 昨日凌晨2时,日光灯发出的亮光布满病房,小晨晨神情安详地躺在病床上,永远闭上了眼睛。

被弃后的19天里,她拒绝进食,嘴里念念不忘的只有两个字“妈妈”,可还没等到妈妈的出现,她就孤独地离开了人世…

被弃

小女孩凌晨被弃救助站门口

9月8日凌晨5点,武汉市救助管理站保安巡逻时,在站门口发现一个小女孩卷缩成一团,蹲坐在墙角,一声不吭。

“当时瘦小的女孩身上穿着一件崭新的红色夹克衫和黑裤子,脚上一双白色运动鞋一尘不染。”据当日巡逻保安回忆,女孩手上还拿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几块尿布和两套旧衣服。

“任凭工作人员怎么跟她交流,她除了喊‘妈妈’,什么也不说。”这位保安说,塑料袋里没有留下任何记录孩子姓名、出生年月的字条。

想着是在凌晨发现的,大家就为孩子取了个名字叫“晨晨”。随后将其带到了隔壁的未成年保护中心,安排孩子先休息。

“每天什么都不吃,工作人员喂食物或水,她都是咬紧牙关,掰都掰不开。”被弃这些天与晨晨相伴时间最长的未保中心工作人员张新梅说,晨晨刚送来时体重还不到30斤,精神很差,总是有气无力地坐在凳子上,看着地面发呆。

孩子饿得有气无力却依然倔强地说“不吃”,轮班照顾她的工作人员心急如焚却又一筹莫展。

张新梅说,每天早上工作人员都会准时把晨晨接到站医务室输液,晨晨不肯吃东西,医生专门开了营养液,每次打完就到了中午。

工作人员为了让晨晨尽快熟悉环境,和其他孩子一样按时吃饭,每天中午都会给她打好饭菜,跟大家在一起坐着。

“打好的饭菜摆在面前不动筷子,工作人员喂也不肯吃,嘴里一个劲地叫‘妈妈’。”张新梅说,为了让晨晨开口,起先她泡了一碗方便面,喂给孩子吃,可她喝了一口汤,就闭嘴不肯再吃了。

在未保中心,救助站医护人员为晨晨做了常规检查,经过初步判断晨晨患有智力障碍,年龄10岁左右。孩子的穿着很干净,与长期在外流浪的小孩有明显不同,工作人员初步判断,晨晨是被家人遗弃在救助站门口的。

绝食

只会说“不吃”和“妈妈”

9月8日这一天,未保中心工作人员张新梅记忆犹新,早上接班后,同事告诉她凌晨保安送来一个女孩,刚睡了3个多小时,记得带孩子去吃早餐。

“别的孩子吃东西,她只会看着一个地方发呆,喂她吃也只是摇头。”张新梅回忆,早上带晨晨到食堂吃早餐,孩子的举动让她以为初到陌生环境,可能有点“认生”,过一两天和别的孩子混熟了就会好。

没想到接下来几天,晨晨的表现仍和刚送来一样,不肯吃东西,在大厅塑料椅上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盯着墙上或者地上发呆。

不肯进食、喝水,身体一天天消瘦,工作人员及时将情况反映给中心领导,为了尽快让孩子吃东西,未保中心决定,一边给孩子输液,一边安排在外巡查的工作人员寻找孩子的家人。

“孩子可能一直都是亲人在照顾,突然离开了家人很难适应。”未保中心一位工作人员说,每次喂晨晨吃东西,孩子只会喊“不吃”、“妈妈”,任凭工作人员怎么交流、叫别的孩子来一起玩、拿玩具在面前摆弄,晨晨就是咬紧牙关不肯开口。

17日,在医务室输完液,张新梅带晨晨回到宿舍休息,刚躺下不久,孩子大小便失禁,半边床单都被浸湿了。

“我赶紧喊来同事帮忙,同事帮忙换床单,我带着晨晨去洗澡。”张新梅说,每天工作人员都是“三班倒”,照顾送来中心的流浪儿童,晨晨一直不开口吃东西,中心就特别安排了一名当班工作人员照顾她。晨晨不与任何人交流,大小便也不能自理,每天值班工作人员都会给她洗个澡,给她换上干净的衣服。

在未保中心十多天,晨晨不肯吃东西,又说不出自己家在哪,每天只会喊“妈妈、妈妈”,工作人员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只想尽快联系到孩子的家人,早一天让孩子开口吃东西。

“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她,下班也会叮嘱值班的同事给她穿暖和一点。”回想起晨晨在未保中心的这些天,张新梅有些伤感。

寻亲

孩子的家人始终没有现身

9月18日,本报头版刊登了晨晨被弃十天不吃不喝的消息后,许多热心市民纷纷致电未保中心提供线索。其中一位家住汉口百步亭社区的唐姓女士称在社区附近见过晨晨。

第二天一大早,心急如焚的张新梅赶紧叫了车,带着小晨晨一起去百步亭寻找亲人。

听说是去找“妈妈”,晨晨露出了少有的笑容,眼睛看着窗外一动不动。

“在社区工作人员和片警的协助下,查实晨晨并不住在百步亭。” 张新梅说,为了不错过任何机会,她们还到百步亭附近的后湖乡一带寻找,一些重点路段甚至挨家挨户地问,有时还让晨晨下车,判断孩子对当地环境是否熟悉,可孩子下了车只是站在路边,一声不吭。

大半天过去了,还是没有找到孩子的家人,随行的医护人员担心晨晨体力不支,就返回了未保中心。

接下来几天,不断地有热心市民看到报道后致电未保中心,提供寻找线索,经过工作人员核实,都不是晨晨的家人。

“在汉口红旗渠路一带找了一整天,还是没有见到孩子的亲人。” 张新梅说,一位姓易的先生提供线索,孩子的家在红旗渠路,并且说了详细的地址。接到这个线索,她再次带晨晨赶赴易先生说的地址,希望尽快找到孩子的亲人。

据当天陪同寻找的工作人员说,易先生提供的地址是红旗渠路上一家服装厂,厂房在一栋居民楼三层,他们带晨晨到那儿才了解到,这家服装厂老板有个女儿与晨晨长得很像,也有轻微智障。张新梅说,当天是中秋节,大家都盼着孩子能找到家人团聚,没想到又扑了空。

22日中午,半个月没有进食的晨晨已经无法站立,而且出现轻度昏迷症状,经过救护站医务室医生检查,晨晨被紧急转至江岸区丹水池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抢救。

离去

孩子被弃19天后孤独离世

氧气瓶、吊瓶、生命体征监测仪……25日下午2时40分,汉口丹水池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住院部三楼一间病房内,晨晨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瘦小的身子卷缩成一团,鼻孔里插着氧气管,眼睛、嘴巴不停地抽搐。

“手背上没地方可以注射了,只有在胳膊上找血管。”值班护士说,孩子太瘦了,手背上适合注射的血管很难找到。

主治医生吴润泉说,22日下午晨晨被送来后,医院紧急为她做了常规检查,并采取了补液、抗感染等措施,但孩子十多天没有进食,又无法交流,只能靠输液维持生命。

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孩子重度营养不良,而且患有多种先天性疾病,加之十几天不肯进食,生命体征非常微弱,生存几率很小,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随后,吴润泉提供了科室电话,希望通过报道呼吁孩子的家人尽快露面,或者拨打医院电话告知孩子的过往病史,以便院方及时采取抢救措施。

26日凌晨2时,晨晨全身抽搐加剧,值班护士发现后及时叫来医生抢救,终因身体极度虚弱,抢救无效孤独地离开了人世……

孩子孤独地走了,家人仍未现身。昨日,武汉市救助管理站办公室主任张启宝说,晨晨的遗体已运至殡仪馆,希望孩子的亲人尽快联系救助站,处理孩子的善后事宜。

未保中心24小时电话:027-82353617。

律师

遗弃孩子该受谴责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武汉分所律师王亚军表示,晨晨的监护人对其有抚养义务,将其遗弃在救助站门前,主观上是希望孩子得到救助,虽未构成刑事犯罪,但遗弃孩子的行为应该予以谴责。

我国刑法第183条规定,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这里所指的情节恶劣,通常是指被遗弃人因生活无着而被迫到处乞讨,遗弃动机卑鄙,遗弃手段十分恶劣的,由于遗弃造成病、残、死亡后果的等情况。

法律还规定,对于由于遗弃而引起被遗弃人精神失常、自杀、死亡后果的,应当从重处理。

事件回顾:

9月8日凌晨5点,武汉市救助管理站保安巡逻时,在站门口发现晨晨,随即把她带到未保中心,一边为她安排食宿,一边寻找孩子的家人。

9月17日,晨晨在未保中心近十天不肯进食,武汉市救助管理站通过本报发出寻找信息,呼吁孩子家长尽快现身。

9月22日,深度昏迷的晨晨被送往丹水池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救治,靠补液维持生命。

9月25日,经过会诊,院方下达病危通知,晨晨生命体征微弱,全身抽搐不止。

9月26日凌晨2时,经抢救无效,晨晨孤独地走了,孩子家人仍未现身……

上一篇:台湾老兵回山东故里 18年间受托带回57坛骨灰

下一篇:八旬父母垂垂长者独子先亡余生何所依?

返回目录:感动

心灵鸡汤

更多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