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网首页 语文 数学 物理 化学 作文 感动 心灵鸡汤 人生感悟 名著知识 成语大全 唐诗 宋词 名人名言 英文词典 登录

慈航

( 字数:2905 )

德阳市第二中学 高二 黄洋

指导老师:孟勤

首页 > 作文 > 记事 > 慈航

突然想起,已经是中午12点过1刻了,卫明博皱了皱眉,起身径直走出办公室,坐上了早已在楼下等他的专用车,他告诉文平,在保证不违反交通规则的情况下,尽量把车开快点。

正是中午下班的时候,路上的汽车像多情的沙丁鱼一样四处穿梭,汽车走走停停。此时,卫明博的心如热锅上的蚂蚁,焦急万分。他始终面无表情地坐在后座上一声不吭。

文平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卫局长,笑着说:“您需要听音乐么?我去打开。”眼看文平忙去打开。

卫明博瞅了瞅文平一眼,就抬手指了指前方,开车!看路!

二十分钟后,汽车终于停在了瓦瓦乌村的街巷口。卫明博一下车,街坊邻居立刻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脖子伸得币大雁还长,望着这公安局长径直地走进了小巷。

卫明博埋着头走进了楼道,一股说不出怪味扑鼻而来,楼道里没有灯,阴森森的挺吓人的。他也顾不上看楼梯,一步并作几步,一口气跑到了三楼。

自从他今年当上了市里的公安局长后,交际应酬也随之而来。卫明博考虑到父亲一个人住在这里,原打算今年接父亲同自己一起住,也好有个照应。但父亲总是说:“不去,不去,我不习惯那电梯,再说你一天那么快忙,我去了会给你们添麻烦的,清静点我还知足了。”

卫明博知道,父亲不肯做的事,谁说都没用。

自从今年,卫明博每天都要来父亲这,父亲八十多岁了,早年硬朗的身体已被岁月洗礼得如此虚弱,好像一阵风都能把父亲吹散了。

卫明博打开门,他紧皱眉头,快步走到父亲床前。父亲像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样蜷缩在床上,头发蓬乱,乱色苍白,嘴唇暗带乌色,正两眼无神地看着他。卫明博看到父亲一天有这么多的痛楚,他哽咽了几下。

卫明博从小没有娘,是父亲一手带大的。父亲年轻时是乡里的知情,教政治的,从小到大,卫明博对父亲既爱又怕。他那额上的一道疤,是他小学时偷同桌的橡皮而被训得,他早已刻骨铭心。

卫明博用手扶着父亲准备坐起来,这时父亲又打了几个干呕,卫明博立即拿来口袋,父亲双手撑着床边,发出痛苦的声音,卫明博看看父亲颈上和额上绽起的道道青筋,他强烈地哽咽了几下。

他把父亲重新扶上床,好一阵子父亲才缓和下来。

卫明博立刻拿起衣服和鞋子,要立即送父亲去医院,但父亲用手拉着他的衣角说,不去,不去,我的病我清楚。

卫明博不管怎么劝,父亲就是坚持不去医院。

父亲眯着双眼说:“待会你去忙,我还好,吃点药就好。”

明博啊,你现在坐的可是第一把交椅……你要对得住你这位置啊,你要把你的工作干好,才是对我的最大的孝顺啊……你啊……要拿得起放得下!”

卫明博听着父亲的,没说话,他听地如此的认真。

父亲的话音刚落,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工商局的陈局长打来的。

陈局长:“老卫啊,市里对那起火灾事件很重视,你马上回局里开个紧急会议。”

前一周本市发生了一起歌舞厅火灾事件,正在舞厅里的三十多人,有二十几个被烧伤,被送进医院。

陈局长又顺便问了下卫明博父亲的状况说,老卫啊,你父亲的身体不太好,你应多照顾一下啊,别把自己忙的太累啦,赶快送到医院去呀。

放下电话,卫明博回想起刚才陈局长的话,陈局长的90度的转变,卫明博觉得话里有话。

卫明博拿出手机给妻子秦曼打了个电话,要她下班后到父亲这来。

说完,卫明博给父亲到了杯开水放在床头柜上,然后直奔局里。

陈局长身穿一尘不染的利郎西服,间或还会对者光洁如镜的桌面吹一口气,有着相当程度的洁癖,虽然那儿根本看不出有丝毫浮尘。

卫明博走进会议室,会议室像开了锅一样沸腾。有人的焦点集中到一点:意外,意外,还是意外。

卫明博紧锁眉头,迅速地做着分析,他想着陈局长的种种言行,断然这不是意外。

卫明博非常清楚,这定会牵扯到很多人,如歌舞厅老板的社会关系等。

卫明博直视陈局长,老陈,这事并非是意外,事情重大,我立即带人去哈派县。

卫明博的立刻表态出乎陈局长的意料。

陈局长望着卫明博说,这事还是让我和常县长去处理吧。你父亲身体不大好,该多多照顾啊。

陈局长的话如一张画不圆的谎。

卫明博当机立断,立即带上刑侦人员坐上黑色大众车出发了。

他相信,他定会坐上这车一尘不染地回来。

到达哈派县时,已经接近黄昏了。县工商局的常局长带人来迎接。

常彬这人,口才不错,有幽默感。话中穿插玩笑制造轻松气氛,玩笑略涉黄。

卫明博沉着脸说,小常,你还是这个样,多的不说,先去医院看看伤者。

常彬嘿嘿地笑着,现在伤者的病情比较稳定,无大碍。你休息下再去,一路上多辛苦。

卫明博横了常彬一眼,不行,就现在去。

到了医院,非常平静。卫明博在常彬的引导下,进了一间病房。看见几个病人躺在床上,旁边还有亲人陪伴。

卫明博说,怎么空着几个床?

常彬说,这里是重一点的,剩下的只是皮外伤,包扎好,回家了。

凭直觉,卫明博觉察到这事并没这么简单,他们想隐瞒。

卫明博说,这样吧,你们先回局里去。常彬愣了下,然后正色道,好吧。有事给打电话。

回到招待所,他吩咐刑侦办的小柯,你去把常彬和陈局长,还有歌舞厅老板的社会关系调查清楚。

整夜,卫明博在寝室里来回踱着步,看来这件事对他很不利。一旦自己陷入泥塘里,拉出来也会牵连到很多人的。

于是,他马上给妻子打了电话,询问了父亲的情况。秦曼说,父亲身体还是很虚弱,还要打吊瓶。

听罢,他才放心。

随后他又给陈局长打了电话,把他在医院看到的复述了一遍,陈局长只是啊啊的听着,但没表态,这更加验证了他的直觉-——在这太平天国之下,极有可能暗藏着漩涡。

放下电话,卫明博整夜无法入睡。

天刚蒙蒙亮,卫明博的手机再次震动起来。

”卫局,我调查清楚了,陈局……”。

还没说,卫明博打断了小柯,说电话里不方便,你里我房间。

原来陈局长和常彬是亲戚,常彬是陈局长一手提起来的。常彬这人不咋的,背后有着姑爷顶着,在哈派县,特别是在乌烟瘴气的歌舞厅威武的很。

听到这里,卫明博踌躇了,要是去过问这件事,弄不好这是把自己往泥里拉,惹上一身尿矂味。

卫明博此时心里颇不平静,他有些退却了。想起到这里已经两天了,也该回去看看。

他气喘呼呼赶到家时,父亲正坐在床上表情严肃地看着报纸。妻子正在打扫屋子,脸色不大好看。

卫明博见状,很无奈。

你最近处理那事怎么样了,父亲用目光示意卫明博让妻子先回去,像是有话单独跟他说。

秦曼走后,父亲果然把他叫到面前,你坐下,我有话跟你说。

这是许多年来,父亲第一次主动找儿子说话。

父亲看着他,突然说,自从你当上公安局长后我心里成天就放不下……

卫明博听出了父亲的话意。

上周发生的歌舞厅事件,市里第一个追问的就是公安局。你坐的可是第一把交椅啊!

卫明博感觉父亲是在说梦话,但让他感到庆幸的是,许多年来横在父子之间的那堵墙终于打通了。

父亲用目光锁视着卫明博说,你一定要尽职尽责啊!

嗯,我会的。爸,您放心!

卫明博说此话时,心里的矛盾突然映然出来。

父亲躺下不久,就入睡了。卫明博心里又难受起来,他表情复杂地望着熟睡的父亲,身靠门框,许久没动。

这一夜,卫明博融化在父亲无边的温存里。

他的职责,决定了他的做法。

想到这里,卫明博泪流满面。

请收藏到:

中考 高考名著

常用成语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