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正当可怜的皮诺乔给两个杀人强盗吊在大橡树枝头上,觉得这会儿死多活少的时候,天蓝色头发的美丽小女孩重新在窗口出现了,她看见木偶给套着脖子吊着,让北风吹得摇来摇去,太不幸了,不由得很可怜他,于是轻轻拍了三下手掌。

这三下手掌一拍,就听到很响的拍翅膀声,一只大老鹰风驰电掣地飞来,停在窗台上,

“有什么吩咐啊,我仁慈的仙女?”老鹰说着,垂下鸟嘴致敬(因为要知道,这天蓝色头发的小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最善良的仙女,她在这树林附近已住了一千多年了)。

“你看见那木偶吗,给吊在大橡树树枝上的?”

“看见了。”

“那好。马上飞到那里,用你那有力的尖嘴解开那个吊着他的绳套,把他轻轻放在橡树下的草地。”

老鹰飞走了,两分钟就回来了,说:

“吩咐我做的都给做好了。”

“你觉得他怎么样?活着还是死了?”

“我看他好像死了,可还没全死,因为我一松开套在他喉咙的绳套,他叹了一口气,嘟囔了一声:‘这会儿我觉得好多了!’”

仙女于是又轻轻拍了两下手掌,来了一只很漂亮的卷毛狗。它像人那样用后腿直立走道。

这只卷毛狗身穿车夫的礼服,头戴金边小三角帽,白色假卷发垂到脖子上。巧克力色的上衣上钉着宝石钮扣,两边有两个大口袋,放主人吃饭时赏它的肉骨头。下身穿一条大红天鹅绒裤子、一双丝袜、一双开口软鞋。后面还有一样东西,很像雨伞稍,蓝绸子做的。下雨的时候用来藏它的尾巴。

“做件好事,梅多罗!”仙女对卷毛狗说,“马上到我的厩房里,赶一辆最好的车子上树林子去。你到了大橡树底下,就会找到已经半死的可怜木偶直挺挺地躺在草地上。你把他抱起来,很小心很小心地放在车子坐垫上,把他送到这儿来。明白了吗,”

卷毛狗把后面那个蓝绸子尾巴套摇了三四次,表示它明白了,然后像闪电似地跑掉了。

一转眼工夫,只见厩房里出来了一辆天蓝色的票亮小轿车,外面装饰着金丝雀羽毛,里面裱糊得象掼奶油和奶油蛋糕那样。车子用一百对白老鼠来拉,卷毛狗坐在驾车台上,左右地抽着鞭子,车夫赶路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一刻钟不到,这辆小轿车就回来了。等在门口的仙女抱起可怜的木偶,把他抱进一间墙上镶嵌着珍珠的小卧室,马上请来附近最有名的大夫。

三位大夫马上接连来了,一位是乌鸦,一位是猫头鹰,一位是会说话的蟋蟀。

“我想请诸位先生看看,”仙女对围在皮诺乔床边的三位大夫说,“我想

请诸位先生看看,这不幸的木偶是死了还是活着……”

听了仙女的请求,乌鸦第一位给皮诺乔摸脉,接着摸鼻子,接着摸小脚趾。等到都摸过了,它极其严肃地说了这一番话:

“我认为木偶完全死了,但万一他没有死,那就有可靠的迹像表明,他完全活着!”

“我很抱歉,”猫头鹰说,“我必须表示,我的看法跟我这位有名的朋友和同行乌鸦大夫正好相反。我认为,木偶完全活着,但万一他不幸没有活着,那就有可靠的迹像表明,他的确死了!”

“您说哩,”仙女问会说话的蟋蟀。

“我要说的是,一位小心谨慎的大夫在不知道他所要说的事情时,最好是不开口。再说,这位木偶对我来说不是陌生面孔,我认识他有好些日子了!……”

皮诺乔本来一直躺着不动,像段真正的木头,可这会儿一下子猛烈颤抖,弄得整张床都摇动起来。

“这个木偶,”会说话地蟋蟀往下说,“是个大坏蛋……”

皮诺乔张开眼睛看看,马上又闭上。

“是个无赖,是个二流子,是个流氓……”

皮诺乔把脸缩到被单底下。

“这木偶是个不听话的坏孩子,他要把他可怜的爸爸气死!……”

它说到这里,只听见屋子里有压抑着的哭声和哽咽声。诸位想象一下大伙儿有多么惊奇吧,因为他们把被单掀起一点,就看到是皮诺乔在哭,在哽咽。

“死人会哭,就表明他正在好起来,”乌鸦严肃地说。

“我只好表示我的看法跟我这位有名的朋友和同行正好相反,”猫头鹰跟着说,“依我看,死人会哭,就表明他不想死。”

上一篇:第十五章

下一篇:第十七章

返回目录:木偶奇遇记

心灵鸡汤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