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比金坚》

收藏到:

1996年,在东北的一个简易的乡村秧歌队里,他们相识。不久后,两个人便成了舞台上最默契的搭档。他们唱二人转,她是俊俏的小媳妇,他是潇洒的大丈夫。她围着他转,扇子飞舞,长辨轻摆;他跟着她唱,嗓音清朗,温柔典雅。两人目光交接,如水如电。

就这样爱上了。1997年的冬天,在东北一个小村庄,在远离村子的稻田边上,在一间临时建起的土坯房里,她做了他的新娘。

那一年,他27岁,英俊,帅气;她58岁,瘦弱,苍老。这一对在世人眼中不伦不类的夫妻,在此后的9年里,受尽了种种的非难和折磨。他们被各自的家人逐出家门,无家可归。东北的冬天,冷风刺骨,他们就在自己的农田里,用一张薄薄的塑料袋做被子,相互拥抱着取暖。他们像燕子一样,一点点拣砖拾瓦,终于盖起了一间小小的房子,却是真正的家徒四壁,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没有电,喝水要到一公里外的村子里去挑,甚至没有吃的,靠去别人收割过的稻田里捡跌落下的稻穗度日……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是一个小收音机,每天干完活后,俩人就一起听收音机。就这样一间简陋的屋子,也被人一把大火烧得干干净净。他为了补贴家用,将一段废弃的电缆卖了,不想竟惹祸上身,被劳教一年。她一个人,愈象雨中飘零的萍,无着无落,无依无靠。没有人肯借给她钱,他的家里人不断地来找她的麻烦,抢走她赖以糊口的粮食,还威胁要拆她的房子……

但是,这一切的艰难都不能拆散他们。他把这个大他32岁的女人,当成了手心里的宝贝。他用打工赚来的钱,给她买漂亮的衣服;她爱吃的东西,多贵他都舍得买;她生气时,他会唱歌哄她;他甚至送她去整容,去掉她脸上沟壑般的皱纹。面对所有人的反对,他会说:只要我一个人疼你就够了。

他就这样,疼了她10年。10年,多少门当户对的婚姻破碎散场,多少才子佳人分道扬镳。可他们,在亲人反目,生存艰辛之中,仍然坚定地爱着,疼着,幸福着。

她叫马玉琴,他叫李玉成。那天,在电视直播现场,他的左臂始终揽着她瘦弱的肩,右手紧紧握着她的手,他温柔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的脸。那目光里盛着一种刻骨铭心的东西,是所有爱过的人都明白的,叫爱情。

有观众提出一个很残酷的问题,说如果有一天,马玉琴老了离开人世,李玉成该怎么办?针对这个问题,他们给彼此写了答案,主持人当场宣读了。马玉琴说:你交给我的钱,我都给你攒起来了,等我死了你再找个老伴吧。李玉成说:我以后不和你吵架,不惹你生气,我希望你能活一百岁,那时侯我已经七十岁了,就不需要找老伴儿了。

那一刻,我坚韧的心,终于被一种柔软的情素打动了。很多年前,沙翁曾说过:我决不承认两颗真心的结合会有任何障碍,一切开脱之词都会让爱情蒙羞。多年以后的今天,他和她,这一对跨越世俗隔阂的爱人,用他们坚定的深爱的心,给这句话做了最好的注解——情比金坚。

上一篇:永远的“肾斗士”

下一篇:我疼过,所以知道她们多疼

返回目录:感动

心灵鸡汤

更多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