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收藏到:

 渔夫一举手就要把皮诺乔扔进油锅,可正在这节骨眼上,一条大狗跑进山洞来。它是给炸鱼的浓烈香味招引来的。

“出去!”渔夫吓唬着对狗吆喝,手里仍旧拎着满身是面粉的木偶。

可怜的狗实在太饿了,它摇晃着尾巴汪汪地叫,像是说:

“给我点油炸鱼,我就不打扰你了。”

“我对你说,出去!”渔夫再说一遍,伸出腿来就给它一脚。

狗到当真饿了的时候,是不习惯于让人这样对待它的。它向渔夫转过脸来,呲起两排可怕的牙齿。

正在这时候,它听见山洞里发出一个很微弱很微弱的声音,说:

“救救我,阿利多罗!你不救我,我就要给油炸了!……”

狗马上听出了皮诺乔的声音。它觉得最奇怪的是,这微弱声音是渔夫手里那团沾满面粉的东西发出来的。

这时候它做了件什么事呢?这狗从地上猛地跳得半尺高,咬住那团沾满面粉的东西,用牙轻轻地叼着,就冲出山洞,像闪电似地溜掉了。

渔夫一心想吃这条鱼,眼看它打手里给抢走了,气得发疯,就想去追那条狗。可走了几步,忽然咳嗽得没办法,只好回来,

这时候阿利多罗又来到通村子的小道,停下脚步,把它的朋友皮诺乔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

“我该怎么谢你呀!”木偶说。

“不用谢,”狗回答说,“你救过我的命,善有善报。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大家应该互相帮助。”

“可你怎么会到这山洞来的?”

“我一直在海边直挺挺地躺着,半死不活的,忽然一阵风打远处吹来了炸鱼的香味。这股香味引起了我的食欲,我就跟着它走。要是来晚一分钟就糟了!……”

“别说了,别说了!”皮诺乔又吓得浑身发抖,叫着说,“你别说了!你要是晚来一分钟,这会儿我已经给炸熟,被吃掉,消化了。Brrr!……一想到这个我就发抖啦!……”

阿利多罗笑着向木偶伸出右爪子,木偶使劲紧紧地握住它,表示极其友好的感情。接着他们就分手了。

狗重新取道回家。皮诺乔一个人留下来,向不远的一间小茅屋走去。小茅屋门口坐着一位老人,正在晒太阳。木偶问他说:

“请您告诉我,好心的老人家,您知道一个可怜孩子,叫埃乌杰尼奥的,脑袋给打伤了吗?……”

“一些打鱼人把他送到这茅屋里来了。现在他……”

“现在他死了!……”皮诺乔极其伤心地打断他的话。

“没有,他现在活着,已经回家去了。”

“真的吗,真的吗?”木偶高兴得跳起来,叫道,“这么说,伤不重,……”

“它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甚至死人,”老年人回答,“因为他是给一本厚板纸封面的大书打中了脑袋。”

“谁打伤他了,”

“一个同学,叫皮诺乔的……”

“这皮诺乔是谁,”木偶假装不知道,问道。

“他们说是个小坏蛋,是个小流氓,是个真正的小无赖……”

“造谣!完全是造谣!”

“你认识这皮诺乔?”

“见过!”木偶回答说。

“你看他怎么样,”老年人问他。

“依我说,他是个好极了的孩子,一心想读书,又听话,又爱他的爸爸,又爱他的一家人……”

木偶正这样一口气地撒着谎,摸摸鼻子,发觉鼻子已经长了一个多手掌。他害怕得叫起来:

“好心的老人家,我扯了一通关于他的好话,您可全都别信。因为我熟悉皮诺乔,可以保证他真正是个小坏蛋,不听话,不学好,不去上学,却跟着一帮子同学去东游西荡!”

这番话一说完,他的鼻子就缩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为什么你整个人白成这样?”老年人忽然问他。

“我告诉你……我没留神,在一堵新刷白的墙上擦了一下,”木偶回答说。他不好意思承认他被当作鱼拌上面粉,预备扔进油锅里去炸。

“噢,你的上衣,你的短裤,还有你的帽子,你都怎么啦?”

“我遇到了强盗,把我给剥了。您说吧,好心的老人家,您没有一点什么可以给我穿穿,让我好回家去吗?”

“我的孩子,说到可以穿的东西,我只有那么个小口袋,装扁豆的。你要就本去吧。就在那儿。”

皮诺乔不等他说第二遍,马上拿起这个装扁豆的空口袋,用剪刀在袋底开了一个洞,在两边开了两个小洞,就当衬衫穿。他一下子把脑袋和双手钻过那些洞,穿好了,就动身上村里去。

可他一路上感到心里不踏实。老实说,他是进一步又退一步。他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说:

“我有什么脸去见我那好心的仙女呢?我见了她说什么好呢?……我又做出这桩坏事,她会原谅我一次吗?……可以打赌,她不会原谅了!……唉!她准不会原谅我……这是我活该,因为我是个小坏蛋,答应好了改过,结果又违背了诺言!……”

他来到村里,天已经黑了。天气很坏,下着瓢泼大雨。他径直上仙女家,决定敲敲门,自己就开门进去。

可是一到那里,他觉得勇气没有了,不是去敲门,却是往回跑了二十来步。他第二次走到门口,还是不敢敲门。他第三次走到门口,依然不敢敲门。第四次他才算发着抖,拿起铁门锤,轻轻地把门敲了敲。

他等啊,等啊,最后过了半个钟头,最高一层(这是座四层楼房)才打开窗子,皮诺乔看见一只大蜗牛探出头出来,头上有盏点亮的小灯。这蜗牛说:

“这么晚了,是谁呀?”

“仙女在家吗?”木偶问它。

“仙女睡了,不要人叫醒她。你倒是谁?”

“是我!”

“这个我是谁?”

“皮诺乔。”

“皮诺乔是谁?”

“是木偶,原先跟仙女住在一起的。”

“啊,我明白了,”蜗牛说,“你等等我,我这就下来给你开门。”

“谢谢你快一点,我都要冷死了。”

“我的孩子,我是一只蜗牛,蜗牛永远快不了的。”

过了一个钟头,过了两个钟头,可门还没有开。皮诺乔又是冷,又是害怕,又是浑身水淋淋,因此直打哆嗦。于是他拿定主意再敲一次门,这回敲得比上一回响。

听见这第二次敲门声,第四层下面一层的窗子打开了,还是那只蜗牛探出头来。

“我的好蜗牛,”皮诺乔打下面街上叫,“我已经等了两个钟头了!这么可怕的夜,两个钟头比这两年还长。帮帮忙,请您快一点。”

“我的孩子,”这小生物不急不忙,十分平静,在窗口回答说:“我的孩子,我是一只蜗牛,蜗牛都是快不起来的。”

窗子又关上了。

不多一会儿就敲半夜十二点,接着半夜一点,接着是半夜两点,门还是关着。

皮诺乔可忍不住了。他气得抓住门锤,就要用力撞门,让整座房子给撞得摇晃起来。可铁门锤一下子变了活鳗鱼,打他手里滑出来,钻到路当中的水坑里不见了。

“啊!是这样?”皮诺乔越发气昏了,叫道,“门锤没有了,我就用脚狠狠地踢。”

他退后两步,然后冲过去在门上狠狠一脚。这一脚踢得可厉害,半条脚都插到门里去了。木偶想拔出腿,可用尽了力气也拔不出来。这半条腿像敲弯的钉子似的,牢牢钉在那里了。

请诸位想象一下这可怜的皮诺乔吧!整个下半夜他就这么一条腿站在地上,一条腿翘着。

等到天亮,门终于开了。蜗牛这要命的小生物整整花了九个钟头,才下完四层楼,来到临街的大门口。得说句老实话,它已经走得满身大汗了!

“你干吗把一条腿插在门里?”它笑着问木偶。

“真倒霉。您倒瞧瞧,好蜗牛,看有什么办法让我不受这份罪。”

“我的孩子,这件事得找木匠,我可从来没当过木匠。”

“替我求求仙女吧!……”

“仙女睡了,不要人叫醒她,”

“我整天钉在这门上,您叫我干什么呢?”

“您就自得其乐,数数路上走过的蚂蚁吗。”

“您至少给我点什么吃吃,我都要饿死了。”

“马上拿来!”蜗牛说。

实际上又整整过了三个半钟头,皮诺乔才看见它顶着个银托盘回来。托盘上有一个面包、一只炸鸡和四个长熟了的杏子。

“这是仙女给您送来的早饭,”蜗牛说。

木偶看到这顿大菜,感到浑身来劲了。可等到他一吃,马上就倒胃口,原来面包是白垩做的,炸鸡是厚板纸做的,四个杏子是石膏做好,涂上颜色的!

他失望得想哭,想把托盘边同上面的东西一起甩掉,可不知是由于太伤心呢还是太饿,一下子昏倒了。

等到他醒来,他已经直挺挺躺在一张沙发床上,仙女就在他身边。

“这一回我也原谅了你,”仙女对他说,“可你再给我来这么一次,就没你好的!……”

皮诺乔赌咒发誓,说他要用功读书,做个很好很好的孩子。这一年下来,他都守住他的诺言。的确,他大考光荣地得了全校第一名,品行总的说来也得到好评,令人满意。因此仙女十分高兴,对他说:

“你的愿望明天终于要实现了!”

“你说什么?”

“到明天你就不再是一个木偶,而要变成一个真的孩子了。”

诸位没看到皮诺乔那份乐劲!他一直盼望着这个消息,如今听了,他那份高兴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为了庆祝这件大喜事,明天仙女家要举行盛大的早宴,把他所有的朋友和同学都请来参加。仙女答应准备两百杯牛奶咖啡和四百片面包,每片面包都两面涂上黄油。没问题,这准是个极其快活,极其美好的日子,可是……

真不幸,木偶一生中老这么可是,可是的,这一来,就把什么事情都给毁了。

上一篇:第二十八章

下一篇:第三十章

返回目录:木偶奇遇记

心灵鸡汤

更多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