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可以死,这壮美的生命轮回》

收藏到:

肖继红理解了丈夫,点了头。

至此,这个起名为诗雅的孩子,这条困顿的新生命,在英雄生命的倒计时中蹒跚起步……

养大一个刚出生的孩子,谈何容易?这对没有育儿经验的黄国雄夫妇来说,更非易事。再者,治病6年来,他们已背负了18万元债务。而孩子,显然又会加重他们的负担。不过,这不要紧,黄国雄想,既然收养了她,就算一家三口已只有一口水喝,孩子也喝个三分之一吧。于是,他在医药费中挤出钱来,给孩子买最好的奶粉。不时,他还抱着孩子来到产科,向妈妈们讨要奶水……

奶粉调好后,黄国雄自己动手喂给孩子喝。为怕烫了孩子,每次喂前,他都要将奶瓶贴近手臂,以测试一下温度。

有一天,小诗雅有些不适,大半天没吃东西,黄国雄急了,就叫医生给她输营养液。因在冬天,他担心营养液太冷,他就叫妻子打来热水,他将两条手巾在水中交换着浸泡,浸泡后再绕在输液管上。看到一个病恹恹的男人格外轻柔专心地这样做,在场的病友及护士们被深深打动,眼眶都湿了。

2007年4月上旬,黄国雄病情恶化,得再转湘雅医院。此时,带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去显然不便。黄国雄没法,只得将诗雅送回家中,给父母带养。临别之时,在母亲从妻子怀中搂起小诗雅的那一刻,热泪从他的双眼里夺眶而出……

在湘雅医院,黄国雄接受新一轮更痛苦的化疗。一针针扎下去,胃里翻江倒海,抓着床沿抽搐了半天却没任何东西可吐,头发已无从可掉,只是头皮发烫如火焚烧,还有,身上也已无肉可瘦,似乎医用器具轻轻一碰,都敲出的是瘦骨的声音。

然而,英雄的瘦骨至死迸发的都是钢铁的声音。巨大的痛苦中,黄国雄如海明威笔下那位在茫茫摩斯巷马海湾与鲨鱼搏斗三天三夜的桑提亚哥老人,“尽管可以被打垮,但决不会被打败”。吃不了,水也要喝上几杯;走不了,病房的水泥地上爬也要爬几步,总不能躺在病床上等死。甚至他做的所有的梦,都是站在荆州大堤上,迎着暴风骤雨,冷看滔滔洪流;或者在烈烈山火中,让一身军衣飘扬成一面旗帜……

这段时间里,小诗雅仍然是黄国雄最深的牵挂。一旦精神好点,他就要打电话回家,问一问她长得怎样了:吃得好吗?睡得好吗?能站起来了吗?能不能开口叫“爸”或“妈”……

4月25日,一轮化疗结束。当天,黄国雄即打电话要母亲无论如何将孩子速送来长沙,他要抱抱。当晚,小诗雅出现在病房,那一刻,黄国雄不知从哪来的力量,竟一下从病床上弹了起来。他抱着孩子,左看右亲,喊她,逗她,还不时把她举到头顶。看到孩子的双脚有了力量,能稳稳地站在“爸爸”的掌心里向他发笑,黄国雄脸上也笑成了一朵花。他说:“真好,爸爸是离死神越来越近了,而他的女儿在长大,真是太好了……”

这天晚上,黄国雄执意抱着小诗雅睡了一会儿。当女儿娇嫩的肌肤贴近他时,他惨白的脸上一直露出惬意满足的神情。那神态,让人感到一种深入骨髓的酸涩而温暖。

次日,黄国雄要肖继红搀着,来到了长沙黄兴路步行街,给小诗雅买了两套衣服及一大堆玩具。

两天之后,小诗雅回到娄底。送走孩子之后,黄国雄在病房的门边倚靠了很久。从此他将对女儿的爱与牵念,写到了多年不离身的日记里——

“诗雅,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光,上帝安排我见到了你,感谢你啊,我的一生因你而变得更加完美。”

“生命是会停息的,爱却可以不死。一个生命有责任温暖另一个生命。窗外的树啊,我可能先于你枯萎,就算你不能伸展属于我的生机和春天的绿意,那么,就请你将它们伸展给我的诗雅吧!”

“医生说了,做不了骨髓移植,我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对此,我并不害怕,因为就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光里,我做了一件别人一生都有可能不会做也遇不上的事情,我这一生因此比别人有意义。真的,小天使已活在我们的怀抱里,我很高兴,尽管她生命的起点时分,就是我生命的终点时段。我想,这是一种特别的生命轮回,凄美,但更多悲壮……”

在对女儿的怀想与祝福中,黄国雄的病情在一天天加重。到了5月上旬,他常是一整天一整天只能躺在病床上。面对厄运,在拼尽6年心力之后,他终于感到力不从心。他甚至看到死神已走进他的病房,就藏在哪个角落里,天黑它就要行动……

不过,黄国雄并不惧怕。他只是有点遗憾,遗憾于小诗雅来到他身边太迟了,迟得他可能永远听不到一声清脆的“爸爸”声了。

4月30日,黄国雄一天里险象环生。这一天,他比任何时候更思念女儿。想念着女儿的一举一动,一眸一笑,他在日记中又写下这样一段话:

“诗雅,你可知道,今天,我想起了泰戈尔的诗:当你降生时,你在哭泣而周围的人在笑。孩子,我和你之间不就是这样,你在水泥地上哭泣时,我的心也在流泪,而我要离去,我周围的人在哭泣,而你可能在微笑……

不过,女儿,爸一点也不怪你,因为,你的微笑就是给爸最好的送别。”

悲壮的生命轮回:你的笑是对“爸”最好的送别

“英雄不能走!”

终于,抗洪英雄黄国雄身患绝症但为不向社会索求回报而独自面对的无私情操、生命伟力,及在绝境中收养弃婴而表现出的铁血柔情,被传播开来。很快,三湘大地感动了,大家伸出一双双温暖的手,打捞他已命若悬丝的生命……

最先行动的是黄国雄的乡邻们。富田村几十位村民自发捐款达6000多元。荷塘镇党政领导带领机关、站所干部一次捐款10000元。

娄底市委书记蔡力峰获知情况,立即批示:“要尽可能挽救英雄的生命。”当地政府立即行动起来,解决救助资金共5万元。

爱心之潮涌至长沙,湖南人文科技学院退休教师姚金华女士亲手将8800元送到黄国雄手中。退伍军人黄学文,儿子也是白血病患者,他也捐款16807元。

短短的时间内,黄国雄所获个人捐助近20万元。

英雄的事迹不久传到湖南省委高层。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做了批示,要求各级组织关心黄国雄同志的身体,倾力帮助,加强治疗。随后,湖南省有关部门将20万专款汇往北京有名的血液病专治医院——道培医院,请求医院全力对黄国雄进行抢救。

随后,黄国雄获得湖南五四奖章标兵;并由湖南省委宣传部、文明办推为全国道德楷模候选人。在相关材料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看到了黄国雄的事迹,他当即作出批示,要尽力救治英雄的生命,让一位军人的爱得到回报,并号召全社会向他学习。

7月20日,承负着沉甸甸的爱心,黄国雄进入道培医院治疗。

临行的前一天,黄国雄回到娄底,看望了女儿。已半岁的小诗雅已学会看人,并盯了他好一会儿,他忽地抱上女儿,一场大哭。之后,他又要求妻子找人,让他与女儿照了好几张相片。在每一张相片里,他将自己的脸紧贴在女儿脸上,紧紧地抱住她,好像怕她突然间离开了自己……

不幸的是,在京一个多月后,黄国雄的担心变成了现实。因为救治太迟,他身体太虚弱,病情无法控制,因而无法进行骨髓移植手术。

9月9日,黄国雄从北京回到娄底。当晚,他几次休克。因不忍心他在临终之前如此痛苦的亲人们,又连夜把他送往娄底市中心医院。

10日中午12时,姐姐黄琼将饭盒递到弟弟面前:“姐姐炒的,来吃点吧!”黄国雄努力欠了欠身子,做了一阵努力后又摇了摇头,“我吃不下,你们先吃吧!”见弟弟这样,姐姐就说:“病好了可要多吃东西,让体重长上来。”她本想让大家轻松起来,想笑,嘴刚咧开,见大家一脸沉闷,笑容顿时僵住了。黄国雄缓缓伸出手来,拍了拍黄琼的手:“听姐姐的,我吃,不然,风一吹就跑了。”于是,他果真强迫自己吃了一点饭。饭刚吃完,他又问道:“我现在好想看看女儿怎么样啦。”问完,又沉沉睡了过去。深夜12时,黄国雄再度醒来,睁开眼就问:“诗雅呢?怎么还没来?我现在好想好想看她笑……”

慈父之心,让病房里的亲人都落泪了。为了满足他的要求,很快,他们抱来了小诗雅。黄国雄示意将女儿抱给他,然后用脸紧挨上她的脸,不说一句话。好久,他才对肖继红说:“继红,我们有个女儿了,我走也放心了。这可是上天给我们的最宝贵的礼物,我走后,你要好好抚养她,最好是今后当个女兵……”

之后,黄国雄说,“我要吃梨。”吃完梨,黄国雄握住父亲的手,叹了口气,“爸爸,我这次恐怕真的不行了,你们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也要照顾你的孙女……”零时29分,黄国雄的手从父亲手中滑落,一位“抗洪英雄”燃尽了最后的生命火焰……

此时,小诗雅睡在沉沉梦境之中,眼角,是一抹甜美的微笑。

9月11日下午,黄国雄追悼会在娄底殡仪馆举行。苍松、翠柏、鲜花、党旗鲜艳如血。殡仪馆里,浑厚低沉的哀乐四周回荡。湖南省委宣传部、省军区、省文明办、省总工会、共青团湖南省委、省妇女联合会等来人或发来唁电,来与英雄做最后的告别。英雄的乡邻们得知消息,也一群群来到他的身边,来看他最后一眼。人们伤痛于一个无惧于滔滔洪水也不惧于熊熊烈火的刚烈男儿,一个无限地热爱这个世界,也得到了这个世界无限的包括中央首长的爱的道德楷模,在残酷的厄运面前,还是没有能够延续才31岁的生命……

追悼会现场,肖继红怀抱着小诗雅,泪流成河。小女孩有着一双明亮可爱的眼睛,她显然不知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正茫然地打量着四周的张张泪脸,打量着水晶棺中那永远也不再可能将她搂进怀中的“爸爸”。望着“女儿”,肖继红一声长哭:“女儿呀,你能不能开口叫声爸爸啊,你可知道,这可是你爸生命的最后时光里最想听到的声音啊……”随后的告别致辞中,她抽泣着展开了丈夫在京期间写给她的一段绝笔:“别带鲜花到我坟上,因为我不在那儿。当我死去,我会把自己留给孩子。我会留给她一些东西,比身体与声音更好的东西。这样,我就活在孩子的眼里、口里和善心里……人会死,而爱不会。”

是的,人会死,而爱生生不息。遗体告别仪式后,黄国雄的遗体按其生前遗愿,被运往娄底市卫生学校用作科研解剖,并留下一例永远不朽的“精神标本”。

上一篇:做别人的眼睛

下一篇:为了给母亲看

返回目录:感动

心灵鸡汤

更多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