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我从一所省级的医院跌跌撞地失魂落魄地走了出来……老婆已于半年前外出打工了,手机短信成为我们联络感情的重要渠道。

我掏出手机,正要写信,却收到了老婆的短信:“老公,他今天又说爱我。”

我忽然问不想把情况告诉老婆,便发了一个字回复:“哦。”

第二天下午,我又收到老婆的短信:“老公,他又缠我,我对他说我有老公了他也不信,说我是故意找借口。”

“哦。”我又发了这个字的回复。

“你倒表个态,我被你气死了!”老婆的短信。

“哦。”我的短信。

第三晚,老婆又发回短信:“他约我逛夜市,我没有拒绝。”

“哦。”我心痛。

又一晚,老婆的短信:“又逛夜市,他拉了我的手。”

“哦。”我心痛。

又一晚,“他今晚吻了我的额头,吻过后深情的望着我,我不望他,转身走开。”

“哦。”我心痛。

又一晚,“我和他逛夜市。过一树荫时,他抱得我很紧,吻了我的嘴,我挣也挣不脱。”

“哦。”我心痛。

又一晚,“他又吻了我,吻了很久,我没有反抗,我被一切陶醉了!”

“哦。”我心在颤抖。

又一晚,“他和我说结婚的事,我又告诉他我已有老公了,他叫我不要故意找借口,要我到十—和他回家登记。”

“哦。”我心颤抖。

老婆又发回短信,“你不在乎我,我也不在乎你了,趁我还年轻,趁我还有人要!”

“哦。”我心颤抖。

想了两日,我给老婆发了条短信:“九月二十五日,你回家一趟。”

“什么事!”

“回来!”

老婆回来了,我把一张纸递给她,说:“签字。”

老婆看了一眼,见是“离婚协议书”,就沙沙的签了名。签完,扬起头,“哼,谁怕谁!”

“哼,谁怕谁!”我也扬起头。

老婆气呼呼的收拾衣包出了门。之后我就低下了头。我的泪水扑嗒扑嗒地掉到地上,砸开了花。

十一那天,早上,我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给老婆,不,她不是我的老婆了。给她发了条短信:“和他回去登记没有?”

“当然,不用你操心,以后别烦我!”

我满意地闭上了眼睛,心里安然了。

在我的床头小桌,是一张“癌症晚期”的医学报告单。我想把这张单烧掉,然而我连睁眼睛的力气也没有了。

上一篇:但愿人长久

下一篇:爱,和时间赛跑

返回目录:感动

心灵鸡汤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