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爱(原创)》

收藏到:

按老辈人对丧葬习俗的解释,配偶的一方下葬后,另一方须待百日后,才能去配偶的墓前扫墓。这是祖宗传下的规矩,甭管信与不信,都得按规矩办事。

自父亲下葬后,母亲就执意要去父亲墓前看一看。我们做儿女的劝她,等满了百日后,再去看父亲,这也是父亲在天之灵所希望的。如果想父亲了,你就看看父亲生前的照片。

母亲含着泪,叹息着,点点头,表示理解。但谁又能设身处地想一想承受丧夫之痛的母亲,心里的凄苦呢?

父亲是五月三日下葬的。从那一天起,母亲几乎天天看着日历,手指摁住我给她画的圆圈(圆圈圈住的正是百日到了的那个时间),嘴里默默念着距那一天的天数。

为了不让母亲整天数着数字过日子,大哥将母亲接到他家住,他和嫂子整天陪着她,侄儿也一个劲地安慰婆婆,给她讲笑话。但没到二周,母亲便执意要回家,回到那个和父亲一起住了几十年的家,她说,一回家,就觉得父亲好像还没有走,还在家里陪她说话。

母亲回了家,依旧把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亮亮堂堂,就像父亲在世时那样,未有任何改变。有时母亲做家务累了,便对着父亲的照片唠叨上几句,说完了,人也就轻松了。

盼星星,盼月亮,父亲下葬后的百日终于就快到了。尚有二日之遥,绵阳城区忽然普降特大暴雨。我担心给父亲扫墓那天也会这样,便顺口对母亲说:“如果那天下雨,咱们就改天再去吧。下雨天,那条烂路更不好走。”“那怎么行?”母亲一听便急了,“下雨算什么,就是下刀子,下火海,我也要去!”我连忙为自己的多嘴赔不是,并保证一定要将她平安送到。

扫墓那天,是一个艳阳天。母亲说这是父亲知道我们要去,有意给安排的一个好天气。一路坐车,母亲一路说,这两天,连续两个晚上,你父亲都托梦给我,说是知道我要带你们去墓前扫墓了。父亲离世已三个多月,留给母亲的记忆还是那样的鲜活。这多少让我有些惊讶。

到了墓前,母亲伫立在父亲的墓碑前,凝视着父亲的遗相,久久不愿离去。此刻,母亲有多少知心话想说给亲爱的人听啊。可是,一个在人世,一个在阴间!

母亲略带伤感,又夹了微微的笑:“病重时,你眼睛看不清了,每天晚上,还要用手摸着给我盖好被子,怕我着凉。你总想着我,我也会想你一辈子的。”

母亲的话,惹得我偷偷拭泪。母亲说的那番话,之前没向任何人提起过。父亲走了,却把对母亲的爱留了下来,成了母亲此后生命中最珍贵的记忆。

我终于明白,真爱,不一定是花前月下的浪漫,或者甜言蜜语的呢喃,甚至也不一定是一生一世的相知相守,白头到老,它是每个日子里用心经营的点点滴滴,是即使斯人已逝,仍能使尚存者在对爱的追忆中安然度过余下时光的勇气。

PS:

我叫陈正,是一个富于理想,精诚笃行的小伙儿。现职于四川省绵阳市实验小学,任校长助理,并承担一个教学班的语文教学与班主任工作。我最大的爱好是:听广播、读书、写作、朗诵、主持。我信奉一句话:只要你还拥有生命,你就没有什么可失望的。能在被喻为“网络上的心灵读本”的《我心依旧心情驿站》网站上发表一篇文章,将是我一生值得骄傲的事,它将激励我更加用心写作,与大家分享我的人生感受。

《那是爱》是沉淀岁月流逝的真爱。

《那是爱》是为纪念病逝的慈父而作的。它记载的是父母相濡以沫、深沈持久的爱。三十余年的相守,父母的相亲相爱犹如一杯温热的清茶,纯情而芳香,给了我深刻的生命教育:对于爱情,责任大于浪漫,付出大于索取,质量大于时间。这样的爱情没有绚目的色彩,却闪烁着岁月沉淀的真爱。不知道我这样的爱情观是否已经落伍,但我仍然坚守如我父母那样朴素而深沉的爱情观,这种真爱:哪怕斯人已逝,此情犹可成追忆。

上一篇:不愿离开

下一篇:优美的琴声

返回目录:感动

心灵鸡汤

更多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