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中的那份等待》

收藏到:

2001年的那个夏天,我17岁,正在读高三。紧张的高考复习,并未能压抑住我慢慢滋长的懵懂爱情。初懂爱情的我,喜欢上了坐在前排的小蓝。小蓝爱笑,一笑,两颗小虎牙便在樱桃小嘴中隐隐约约。

每当我从厚厚的复习资料中抬起头来,总会不由自主地偷偷看一眼小蓝的背影,也总会有一份甜蜜和羞涩自年轻的脸上浮起。下课铃响,才发现面前的练习簿上已写满了她的名字。

虽然为她如此着迷,可我却不敢和她说话,连面对面仔细看她的勇气都没有。我只能在放学后,远远地跟着她,看她飘逸的长发和夕阳下的美丽背影,心情随着她脑后的马尾轻轻荡漾。

那段日子,小蓝成了我全部的心跳。可这种心跳却在折磨着我,我只能将心情都记录在日记本里。我在日记中描述着小蓝如早春二月般的笑容,回忆她似无暇白玉般的小虎牙,然后写下无数的“我喜欢你”。

2001年6月10日,离高考还有一个星期,我决定要在这天向小蓝袒露心迹。那天,放学时间推迟到了7点,天已经快黑了。我照常远远地跟在小蓝的身后,当快要到她家的时候,我加快了脚步,想追上她把手里捏着的那本日记本交给她,并且郑重告诉她:这本薄薄的日记本里装着我的所有秘密。

每近一步,我的心就愈加剧烈地跳动,周围的一切都无声无息,只有我的心跳声在那个已经暗淡的黄昏显得那么真切。就在我快追上小蓝的时候,小巷子里突然闪出两个小青年,他们拦住了小蓝。两人嬉笑着,嘴里不干不净地说着调笑的话,其中一个人的手还不时地往小蓝的脸上摸。

小蓝一面小声地哀求、躲闪,一面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我。我看到了小蓝眼里的恐惧,当时我头脑一热,弯腰抓起一块砖头,跑过去砸在了一个小流氓的头上。随着小蓝的惊叫和一声沉闷的声响,那个小流氓像断木一般倒在了地上。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眼里只有那个倒在地上抽搐的流氓和地上那摊渐渐扩散的猩红色的血。

我是第二天早自习的时候被警察带走的,当我经过小蓝身边的时候,我轻轻地对她说:“你能笑一笑吗?”但小蓝没有笑,眼泪画满了那张美丽的脸。

一个星期后,已与我无关的高考开始了,我的判决书也下来了。虽然法院考虑到我的见义勇为行为,但我伤人致重残,还是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在法庭上,我泪如雨下,不敢回头看身后悲痛的父母。

三年,我本应该是在大学宽敞明亮的教室中度过,可如今,却要在深牢大狱内挨过一千多个日夜。我绝望了,我人生最美丽的时光,染上了再也无法抹去的污点,我的前途,全部断送在这身灰色的囚衣上了。

我开始自暴自弃,并偷偷地学会了抽烟,常常拿父母托管教干部送进来的水果和食品向其他犯人换烟抽。只有在夜深人静,在空气污浊的监牢里,想到小蓝,想着那个有点不切实际的梦时,我才有些许甜蜜,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剧烈的悲痛和悔恨。

父母曾来探望过我,面对老泪纵横的双亲,我头也不抬地说:“你们忘了我吧,就如同没有生过我一样。”然后,故作潇洒地转身就走。其实,那刻我心里的疼痛,绝不亚于他们。

就这样行尸走肉般的过了两个月,管教干部突然找我谈话。在管教的办公室,他们给我放了—盘磁带。一阵沙沙声后,录音机里传出了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声音。竟然是小蓝!她说:“2001年9月10日,我终于站到了北京这所大学的校园里。你的日记我看了,你知道吗?我也老早就喜欢上了你。我一直在等你说出那三个字,可你没说。你或许不知道,当警察将你带走的那一瞬间,我比你更心痛,我与你共同的梦,似乎已经破灭了。或许我该遗忘,可我不能欺骗自己,我忘不了你。”她哭了,我分明听到了眼泪在她那张美丽的脸庞上静静流淌的声音,“请你记住,要坚强地面对任何挫折,请你相信,我一直在等待中微笑。”

我终于哭了,我的泪水洗净了心中所有的委屈和消沉。小蓝说,她一直在等待中微笑,她在等待!

从那天起,我开始微笑,用微笑面对任何事、任何人。在一次探视的时候,我要父亲帮我买来大学的课本,我要自学,用这三年的时间充实自己。只有这样,当我走出这座监牢,重新走向社会的时候,小蓝的微笑和等待,才不会白费。

从此后的每个月,我都会收到小蓝的录音带,从未间断。录音带里记录着小蓝的思念和对我的期盼,还有外面世界的种种精彩,但在每一次的最后,永远都是那句:“我一直在等待中微笑!”

小蓝的录音带,让我更加努力地学习,逆境向上的决心和积极的态度,让我获得了减刑的机会。2003年9月16日,我提前获释。

随我一同出狱的,除了渐长的学识,还有24盒录音带。当那扇厚重的铁门缓缓开启的时候,当温暖的阳光刺痛我双眼的瞬间,我在心底轻轻地说:“小蓝,我回来了。”

在父母的陪伴下,我回到了久别两年的家,当我重新打量着熟悉的家,恍然觉得一切就如一个梦般。

晚上,我告诉父亲,我想去北京找小蓝,圆她七百多个日夜的等待。父亲沉默了一会,叹息着低头走进了里屋。我疑惑地看着母亲,母亲擦着眼泪说:“小蓝在一年前已经去世了。”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母亲,要我如何相信这一切?因为就在上个月,小蓝还给我寄过一盒磁带!

母亲哽咽着把一切都告诉了我。原来,小蓝在一年前的暑假查出患了脑癌,并且已经到了晚期,生命只剩下了一个月。在生命最后的那几天,她向我撒了谎。她每天躺在病床上,对着录音机述说着对我的思念、对美好未来的盼望,她要让我相信,她仍然在等待我,仍然在微笑。

呆若木鸡的我,看着母亲起身从书桌里拿出一个小铁盒。盒子里,是12盒标着日期的录音带。

那晚,我一夜未眠,听着那还没寄出的磁带,我哭了一个晚上。2002年8月,小蓝的生命将走到尽头,剧痛折磨着她,可她却仍然对着录音机艰难地说:“2004年6月1日,我感冒了,声音有点沙哑。祝贺你就要重获自由了,我在这里等你回来……请你记得,我一直在等待中微笑。”

最后一盒磁带,小蓝说:“我已经不行了,对不起,我欺骗了你。可我只是想要你为我、为这世间所有爱你的人幸福地活着。不要悲伤,我会在另外一个世界保佑你、祝福你。可能在这个世界上,我没法等下去了,对不起,我不能微笑了,可是你要微笑。永别了,傻男孩。”

听完后,我放声大哭。原来,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如此深爱着我的人,在我人生中最困苦的时候,一直在用爱支撑着我,一直在用微笑等待着我!

现在,我比过去更乐观地生活着。我一直坚信,当我微笑着抬头仰望湛蓝天空的时候,在天边,会有另一双眼睛在同样微笑着凝视着我。

上一篇:一个女孩的顽强精神(超感人)

下一篇:雪山脚下的都市女教师

返回目录:感动

心灵鸡汤

更多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