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 第一场 威尼斯 街道》

第一场 威尼斯 街道

萨莱尼奥及萨拉里诺上。

萨莱尼奥交易所里有什么消息?

萨拉里诺他们都在那里说安东尼奥有一艘满装着货物的船在海峡里倾覆了;那地方的名字好像是古德温,是一处很危险的沙滩,听说有许多大船的残骸埋葬在那里,要是那些传闻之辞是确实可靠的话。

萨莱尼奥我但愿那些谣言就像那些吃饱了饭没事做、嚼嚼生姜或者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假装为了她第三个丈夫死去而痛哭的那些婆子们所说的鬼话一样靠不住。可是那的确是事实——不说罗哩罗苏的废话,也不说枝枝节节的闲话——这位善良的安东尼奥,正直的安东尼奥——啊,我希望我有一个可以充分形容他的好处的字眼!——

萨拉里诺好了好了,别说下去了吧。

萨莱尼奥嘿!你说什么!总归一句话,他损失了一艘船。

萨拉里诺但愿这是他最末一次的损失。

萨莱尼奥让我赶快喊“阿门”,免得给魔鬼打断了我的祷告,因为他已经扮成一个犹太人的样子来啦。

夏洛克上。

萨莱尼奥啊,夏洛克!商人中间有什么消息?

夏洛克有什么消息!我的女儿逃走啦,这件事情是你比谁都格外知道得详细的。

萨拉里诺那当然啦,就是我也知道她飞走的那对翅膀是哪一个裁缝替她做的。

萨莱尼奥夏洛克自己也何尝不知道,她羽毛已长,当然要离开娘家啦。

夏洛克她干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来,死了一定要下地狱。

萨拉里诺倘然魔鬼做她的判官,那是当然的事情。

夏洛克我自己的血肉跟我过不去!

萨莱尼奥说什么,老东西,活到这么大年纪,还跟你自己过不去?

夏洛克我是说我的女儿是我自己的血肉。

萨拉里诺你的肉跟她的肉比起来,比黑炭和象牙还差得远;你的血跟她的血比起来,比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还差得远。可是告诉我们,你听没听见人家说起安东尼奥在海上遭到了损失?

夏洛克说起他,又是我的一桩倒霉事情。这个败家精,这个破落户,他不敢在交易所里露一露脸;他平常到市场上来,穿着得多么齐整,现在可变成一个叫化子啦。让他留心他的借约吧;他老是骂我盘剥取利;让他留心他的借约吧;他是本着基督徒的精神,放债从来不取利息的;让他留心他的借约吧。

萨拉里诺我相信要是他不能按约偿还借款,你一定不会要他的肉的;那有什么用处呢?

夏洛克拿来钓鱼也好;即使他的肉不中吃,至少也可以出出我这一口气。他曾经羞辱过我,夺去我几十万块钱的生意,讥笑着我的亏蚀,挖苦着我的盈余,侮蔑我的民族,破坏我的买卖,离间我的朋友,煽动我的仇敌;他的理由是什么?只因为我是一个犹太人。难道犹太人没有眼睛吗?难道犹太人没有五官四肢、没有知觉、没有感情、没有血气吗?他不是吃着同样的食物,同样的武器可以伤害他,同样的医药可以疗治他,冬天同样会冷,夏天同样会热,就像一个基督徒一样吗?你们要是用刀剑刺我们,我们不是也会出血的吗?你们要是搔我们的痒,我们不是也会笑起来的吗?你们要是用毒药谋害我们,我们不是也会死的吗?那么要是你们欺侮了我们,我们难道不会复仇吗?要是在别的地方我们都跟你们一样,那么在这一点上也是彼此相同的。要是一个犹太人欺侮了一个基督徒,那基督徒怎样表现他的谦逊?报仇。要是一个基督徒欺侮了一个犹太人,那么照着基督徒的榜样,那犹太人应该怎样表现他的宽容?报仇。你们已经把残虐的手段教给我,我一定会照着你们的教训实行,而且还要加倍奉敬哩。

一仆人上。

仆人两位先生,我家主人安东尼奥在家里要请两位过去谈谈。

萨拉里诺我们正在到处找他呢。

杜伯尔上。

萨莱尼奥又是一个他的族中人来啦;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三个像他们这样的人,除非魔鬼自己也变成了犹太人。

(萨莱尼奥、萨拉里诺及仆人下。)

夏洛克啊,杜伯尔!热那亚有什么消息?你有没有找到我的女儿?

杜伯尔我所到的地方,往往听见人家说起她,可是总找不到她。

夏洛克哎呀,糟糕!糟糕!糟糕!我在法兰克府出两千块钱买来的那颗金刚钻也丢啦!咒诅到现在才降落到咱们民族头上;我到现在才觉得它的厉害。那一颗金刚钻就是两千块钱,还有别的贵重的贵重的珠宝。我希望我的女儿死在我的脚下,那些珠宝都挂在她的耳朵上;我希望她就在我的脚下入土安葬,那些银钱都放在她的棺材里!不知道他们的下落吗?哼,我不知道为了寻访他们,又花去了多少钱。你这你这——损失上再加损失!贼子偷了这么多走了,还要花这么多去寻访贼子,结果仍旧是一无所得,出不了这一口怨气。只有我一个人倒霉,只有我一个人叹气,只有我一个人流眼泪!

杜伯尔倒霉的不单是你一个人。我在热那亚听人家说,安东尼奥——

夏洛克什么?什么?什么?他也倒了霉吗?他也倒了霉吗?

杜伯尔——有一艘从特里坡利斯来的大船,在途中触礁。

夏洛克谢谢上帝!谢谢上帝!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杜伯尔我曾经跟几个从那船上出险的水手谈过话。

夏洛克谢谢你,好杜伯尔。好消息,好消息!哈哈!什么地方?在热那亚吗?

杜伯尔听说你的女儿在热那亚一个晚上花去八十块钱。

夏洛克你把一把刀戳进我心里!我再也瞧不见我的银子啦!一下子就是八十块钱!八十块钱!

杜伯尔有几个安东尼奥的债主跟我同路到威尼斯来,他们肯定地说他这次一定要破产。

夏洛克我很高兴。我要摆布摆布他;我要叫他知道些厉害。我很高兴。

杜伯尔有一个人给我看一个指环,说是你女儿拿它向他买了一头猴子。

夏洛克该死该死!杜伯尔,你提起这件事,真叫我心里难过;那是我的绿玉指环,是我的妻子莉娅在我们没有结婚的时候送给我的;即使人家把一大群猴子来向我交换,我也不愿把它给人。

杜伯尔可是安东尼奥这次一定完了。

夏洛克对了,这是真的,一点不错。去,杜伯尔,现在离开借约满期还有半个月,你先给我到衙门里走动走动,花费几个钱。要是他愆了约,我要挖出他的心来;只要威尼斯没有他,生意买卖全凭我一句话了。去,去,杜伯尔,咱们在会堂里见面。好杜伯尔,去吧;会堂里再见,杜伯尔。(各下。)

上一篇:第二幕 第九场 贝尔蒙特 鲍西娅家中一室

下一篇:第三幕 第二场 贝尔蒙特 鲍西娅家中一室

返回目录:威尼斯商人

心灵鸡汤

名著阅读排行

新学网 Copyright (C) 2010-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9006221号